雨醉青蔷

我没事,我很好。感谢还在关心我的人,冬天过了就会回来。

【邀您共赏】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读 雨醉青蔷《花好月圆》

没有想到下午一上来会收到这么好的礼物,我为爱卡大大持续爆灯!!!

知道爱卡太太是和大家一样,因为大大做的著名的有声书系列,因为大大甄选的都是广受好评的作品,而大大的声音又非常的温柔,可谓是极有文字感的嗓音,无愧于“用声音编织梦境”这一形容。

中秋这一篇贺文平心而论写的是有一些赶的,因为想要在中秋之前发表出来,被大大用如此优美的语言夸赞我是受之有愧的,没有想到会被大大喜欢和推荐,大大的人就如同她的嗓音一样温柔又细腻。

因为太过激动,讲话没什么逻辑,总而言之收到人生中第一篇长评,感到非常非常的温暖又幸福,炸成一朵烟花!

最后和我默念三遍:爱卡大大是天使! @爱卡aika 

爱卡aika:

文章指路:《花好月圆》by @雨醉青蔷 

秋日午后,耳机里放着喜欢的钢琴曲,坐在咖啡馆里,给喜欢的一篇文章写写长评。别的事情都暂且放下一会儿。我呢,喜欢的文会点心,更喜欢的会写下几行评论,再喜欢一点,就会推荐给别人,如果比这样喜欢再多一丢丢,内心就会忍不住地想要为它再多做点什么了。可反倒因为这份喜欢的心意珍贵难得,而忘记点心心——我就这样来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送上喜爱吧。

读罢第一遍,我就知道我喜欢它。浪漫一点的形容,大概就类似“一见钟情”。我凌晨时分推到自己说过好几遍晚安的群里,写下十个字:“温暖的好文,温柔的甜意”。假如有人问,它在讲什么呢?剧情似乎很简单,不好去转述,好像缺了那些温柔的文字就不是这篇文章本来的模样了,所以自己才会忍住、不加上一句像是“小白(又)去当伴郎辽”这样沙雕的概括。

似乎是文字温柔的缘故,人也似乎变得更温柔了。好像透过小白的眼看到了帘外雨落,看到了婷婷袅袅的新娘,置身于盛大热闹的场面里,安静地注视一切,任思绪飞到其他地方。

“世间巍巍高山绵亘不绝,就如人生负重前行。”

这句一出,文章突然“有了声音”,初读时我在夜里对着手机屏幕上那行字勾起嘴角。“就如人生负重前行”,我不出声地张口念了两遍,再想起前面那句“被人予以万千猜测揣度……人心没有道理可言”,笑意便又没了,觉得小小的心疼,然而脑海里中二的角落却连带着冒出了“欲带皇冠,必承其重”的八个字,于是就,又把自己逗乐。

可能是要有很细腻的心思,平日里认真地观察生活细节,然后细细去琢磨,才能把吧台上的陈设都描述的那么有画面感,又不只是画面感,还多带了些看的人自己的心境。

看到气氛“不再需要他调节”才选择找个角落想想自己的那些事儿的小白——尽力逗人开心的他是抱着份怎样为他人着想的心思啊。然而还没来得及难过,就被“一层脆薄的、乖萌甜美的、粉丝喜欢的糖壳子”的形容,扎得心抽了一下。

小白谴责自己内心的“矫情”——“在镜头下的时候拼命想要往阴影里逃,逃出来了却又怀念”——可这矫情或许有个更中性的词汇,叫做人性。谁在自己的性格里不会发现点矛盾的地方?有时候自己都好像认不清完整的自己。

人心都会感受到痛苦、难过。都是人,“谁能有颗金刚不坏的心呢”?但还好,世上情绪千万种,有种心情,最最美好,叫做“心动”,时间一长,转化为“爱”,附赠情绪,名为“一刻不停的思念”。

直至这里,都没太多对话,一直是透过小白的眼睛在看,跟着他的思绪走到这里又走到那里,小白想了很多很多,就快要,想到“他”。

“他”——文章过了一半都没有出现那个人的名字——是一个舌尖和上颚相触才能发出的轻轻音节,因为附近环绕着的,都是“思念”、“辗转”这些和情意相连的字眼,所以好像就裹上了一层柔软的什么东西,但到此时还不好判断,是甜的,还是苦的。小白飘落四处的心思在中国古代神话、国外经典动画那边转了一圈,终于落在“他想他家哥哥”上,于是就像是找到了千般思绪的源头,心好像突然踏实下来。可甜的苦的,明明还是分不清楚。或许就是,这份思念本身,就是甜蜜中夹杂苦涩的?

紧张的小白拍下那张照片,摆作想要的模样,意味不明地发了微博,然后又拍了个自拍给自家龙哥——这个操作,让我相信,这其实是个甜饼了。

“照片中未能展现的东西,才是人们真正看到的东西。”

罗马。龙哥终于出了场,待在片场吃着自家小孩醋的他的小动作一个接一个,透过文字就好似看到了似的,让人忍不住想笑。待到他收到小孩儿发给他的微信,这段描写里的甜意大概要透过屏幕涌到我这里来。

然后就是那个要提早飞回国的决定。

中秋来了。如果不是看到圆月,这甜蜜的气氛大概会让我误会成“七夕”。可对于爱人来说,什么节日,可不都会过成“七夕”?就连是平常日子,也能把日期、把眼前所见之物轻而易举地都扯到恋人身上去。

终于碰面。龙哥推开浴室门,本带着些旖旎浪漫意味的相会,因为那句撞入眼里的“……是他整个的烟火人间”而让人感受到一种稳稳落地的踏实心安。二人心跳融于一处,我的姨母笑也浮上嘴角。好像看到落到地面上的水珠,好像看到窗外皎洁的月亮。镜头仿佛都不舍得再打扰二人,我们侧身转头,避开目光,留那二人享受缠绵的一段时光。

直到镜头又转向他们。银白的男士对戒出现。我憋了气——怕是要出现什么颇为期待的场景了,于是惴惴不安地猜测着会有什么浪漫甜腻的情话,可这却是比说什么浪漫情话更温暖的一幕。

眼前,是“给他埋点儿土他能开花的北先生”。

是被居先生低头仔仔细细戴上戒指的、美滋滋的北先生。

是捧着对方手、反过来也给居先生戴上戒指的白甜甜。

我好像是飘在房间里上空的灰尘,又好像是窗外头偶尔飞过不小心窥见这幅画面而飞慢了半拍的小鸟——我又傻乎乎地想要变作一个小银环,环住哪个人的手指,替另一个人,把对方给拴住。但我就只能在屏幕外头,隔着个屏幕,对着那个世界——文章里的世界——的他们,好真心好真心地说一句,真好啊,真好。

没有什么欢呼的人潮,没有什么浪漫的婚礼进行曲,没有旁的人,只有他们俩。

这场景平平淡淡的,但就是无限美好。让人由衷的,想要挖空心思从自己贫瘠的诗词库里掏出些什么美好的祝福,可却只扯出因为必须要默写在试卷上、而比其他词句都更为熟悉的那十个字,“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长长久久,花好月圆。

耳边的钢琴曲还在继续,循环播放了很多很多遍。曲子的名字叫做……

愿世界,对你温柔相待”。


愿你们幸福;愿世界,对你们,温柔相待。


评论

热度(117)

  1. 雨醉青蔷爱卡aika 转载了此文字
    没有想到下午一上来会收到这么好的礼物,我为爱卡大大持续爆灯!!! 知道爱卡太太是和大家一样,因为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