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醉青蔷

我没事,我很好。感谢还在关心我的人,冬天过了就会回来。

【巍澜】望乡台【中】(1)

全文目录在这里:

《望乡台》(上)

《望乡台》【中】(2)

《望乡台》【下】(完结)


05.面面

沈巍说夜尊不会再来打扰他们的生活,而事实上要做到并非说的那样容易。

他们所在的这片荒原本就是个诡异的空间,存在的规律有些像菩提祖师所说的心中一念,地域可大可小而非物理层面的意义,加之夜尊如今的状态少了九曲回肠的心思,只剩下对沈巍孩童一般的执着。

在他堵截了沈巍几次而每一次都以被人赶走的失败告终后,小夜尊便换了策略。

赵云澜不是第一次在他们的小屋外看见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一闪而过,想不注意都难,且每一日都会在门口收到一小框不知如何采集的蔬菜或者水果,大小不一,其中偶尔还会混杂太小发芽而不能吃的,上面稚拙地放一朵小白花,让人莫名的想起幼小的却急切的想要帮大人忙的孩童。

在这个鬼地方住了这么久,赵云澜看一眼便知道这框东西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的,要采集到要跋涉上很远的路,有些还是只有在下着暴雨的云朵下面才能挖到。夜尊此时心智受损,且有不知名的东西在追逐,其中困难重重不言而喻,要采上这么一小框着实是费了一番心思。

 

“这些都不能吃。”

沈巍镜片后面的眼眸微眯,果断地拿过赵云澜手中的竹筐,将一个只有他半个手掌大小的小紫薯远远的扔开。

“不是,他一个小孩儿你跟他较什么劲......”

赵云澜脱口而出。

 

“小孩儿?”

沈巍转过身来直直的望着他,那一日翻滚如细浪血池的情绪再一次在那双墨色的眸眼中反起微澜。

“他现在看着是小孩儿不假,他犯下那些错事的时候可不小。”

沈巍沉声说,仿佛当年青面无私的黑袍使再度上身,落在赵云澜眼底活脱脱一副未老先衰的“严父“形象。

“他早已成年,应该为自己犯下的错付出代价。”在身侧紧握成拳的双手有这些微的颤抖,沈巍一贯平静如水的声音蕴着山风之中松林之音,忍再三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

“就算是万年之前我欠他,我用我的性命还给他,这都无所谓,可是你,你凭什么……他怎么敢……”

原来心结在这儿啊……赵云澜在心底微微叹息。

若以因果论,夜尊和沈巍是一段完整的因果轮回的孽缘,由沈巍而起,由沈巍而灭,自消自受,自生自灭,干净利落而两不相欠。他本不在他们的因缘之中,他死亡的成因可以说十分的复杂,夜尊确实是主要的诱因,若是全然归咎于夜尊也着实有点儿冤枉他,真要计较起来只怕他自己还要担大部分的责任。

可是这话现在与他说……只怕他听不进去吧。

沈教授咬牙的时候,清瘦的面颊上会起一个鼓鼓的小包。赵云澜突然由衷的觉得,他家沈巍在倔强起来的时候也挺幼稚,心理年龄三岁不能更多了。

意外解锁了沈三岁的赵处长一时不知作何感想,只得喟叹一声上前扶上了那人白皙的面颊,拇指轻轻按揉脸颊以放松那因咬合在一起而变得紧绷的玉齿。

“宝贝儿,别生气,生气也别咬牙,怪疼的,我看着也心疼。”

似乎有种怕咬到那人手指的错觉,沈巍下意识的就松开了牙。

“别人犯了错那是别人的,牙可是自己的,平时对你老公我咬咬后槽牙就算了,咱俩的牙一样多,接吻的时候我就数清了,可不能崩坏了,这荒郊野岭的没地儿治去。”

赵云澜看着对方因着自己俊脸微红,微微羞涩又别扭着要躲开的模样,内心里有点佩服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叹息一声凑上前去尝糖一般轻轻碰了那人的唇尖,加了一句:“乖。”

 

夜尊的记性似乎变得非常不好,所以每一次都会偷偷的在赵云澜和沈巍的小木屋前做一个隐秘的记号。

他自认为做的隐秘,可是于成年人来看如同孩子的鬼把戏,很容易就被发现。

每一次沈巍发现了都会颇为冷酷地将记号抹去,夜尊找不到记号,每一次赶回来的时间就越来越长,白色衣袍上的尘土和碎叶就越来越多。

他默默的拍拍尘土,乖巧的找路边的一块相对平整的安心的睡下,像是个甩不掉的小尾巴,让人联想起电影里被主人一次一次的丢弃却还是自己固执地一次次找回家来的小狗崽。

 

记忆里哥哥不喜欢不爱卫生的孩子。

这个地方气候异常,在光线暗淡的时候温度会下降,最冷的时候堪比北方的冬天,有的时候一片云彩飘过就会莫名其妙的下雨,赵云澜的小屋周围就常被雨云光临造访,似乎是这里的雨云能够敏锐地察觉活物和生气的缘故,性情很是顽劣。

夜尊就时常被冻得瑟瑟发抖,柔嫩的嘴唇发青,雪色的睫毛结上一层霜花,有的时候拖着疲惫瘦弱、摇摇欲坠的孱弱身体回来时,如雪的长袍上会弥漫上大片触目惊心的血污,赵云澜不知道他是否还在被那一日的怪物所追逐。

然而即使是这样,他一次也没有再让沈巍发现过,更没有一次因为受不了而敲他家的门,却也不肯离开,只那样固执地颤抖着、蜷缩着做出守候的姿态。

 

赵云澜并不是不知道恶有恶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一套。

他自窗户后看着夜尊疲惫的睡着的身影,会想他知不知道记号其实是沈巍抹去的,他那样的等待,不知是不是在等待有朝一日沈巍会来给他开门,似乎也不尽然……只是每一次沈巍的身影映在窗边的时候,夜尊会笑,格外满足的、纯净如莲瓣上温柔一抹光的微笑,第一次的时候他伸出小手,小心翼翼地对窗子上的哥哥挥了挥,然而见沈巍皱着眉走开了,仿佛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他便再也没有做过这个动作。

 

他正在这样想的时候,夜尊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颇为嫌弃的朝他看了一眼,翻了个身背过身去装睡。

没办法,他在这熊孩子这儿永远是这待遇……赵处撇了撇嘴。

 

赵云澜这一日因着前天晚上的激烈运动未能起早,醒来的时候沈教授已经勤勤恳恳外出打猎去了,体贴地留了纸条告诉他砂锅里温着滚粥。

打猎其实是一个听上去比较好听的说法。

毕竟这地方方圆百里之内其实没什么活物好让他们“猎”的,所谓的打猎不过是走到离家比较远的地方找找看能不能挖到平日家门口长不出的宝贝,落花生杏仁果一类,极稀有的挖出过羽衣甘蓝和冰草,有一次赵云澜甚至挖出过一株千年人参来,已经成了精的参童子仿佛在对他做广播体操。

 

赵老流氓一步三挪地挪出门口时,恰好看见自家后院蹲着个熟悉的小小身影,正拿着个浅藤筐认真地捡着地上散落的小蔬菜,恰好是他家沈巍扔出去那一筐。

他不知蹲在那里捡了多久,此时光线充足恰似人间中午的日头,珠玉一般白润柔和的肌肤便漫上浅浅的淡粉。夜尊的皮肤很白,非是在龙城第一次见到他时那种不见天日的苍白,更类似孩童未见日光的幼嫩奶白,他一只手捧不紧那么多瓜果,便有小紫薯调皮的自他的指缝滑落到地上摔作两截,露出深浅不一的艳紫果肉。

他捡着捡着,便有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捡起地上的玉米,在自己的衣角上擦了擦沾染上去的尘泥,然后递给他。

 

夜尊抬头看了看那张算得上英俊的脸,似曾相识,然而记不大清他是谁了,只是本能的讨厌。

于是莲藕一般的小手将眼前碍眼的大手打到一边,颇为嫌弃道:

“不用你帮忙,坏人。”

抢走哥哥,霸占哥哥的坏人。

 

“哟,几天不见,嘴皮子见溜啊。”赵云澜不在意,照旧蹲下身来帮他捡着地上散落的蔬果,自言自语的感慨道:

“你说你啊,要是还像在龙城时那样剑拔弩张的也就罢了,偏偏还变成了现在这样,搞得我跟沈巍每天跟欺负小孩儿似的……”

 

夜尊背对着他,将自己团成一个雪白的面团儿在原地蠕动,看都不看他一眼。赵云澜的手很大,手掌温暖宽厚,没有一会儿便将地上还算完整的蔬果全都搜集到了篮子里,有一种在给自家儿子收拾玩具的诡异感觉。

他半蹲在地上打量着那张和自家沈巍近乎一模一样的面容,半晌笑了下,放温和了语气,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拐卖儿童的大灰狼:

“饿不饿?”

话虽如此,可是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都带上了点儿逗弄人的意味。

夜尊抱紧了自己的小蔬菜筐,小步小步地向后挪,眼里全是戒备。

 

赵云澜自衣服里拿出个纸包着的小包裹,那包裹一直被他放在前胸的衣袋里,拿出来的时候还是温热的,他上前将那个纸包塞到了夜尊的手里。“你哥新烙的饼子。”

他家沈巍真的是十项全能,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竟最后真让他给磨出了面粉来。

手中的纸包温暖透着浅浅的酥香。夜尊忍了再三,形状玲珑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还是没有忍住将纸包拆开先是撕下来一小口,然后便狼吞虎咽地咬了起来,一边咬还一边警惕地后退着,生怕赵云澜反悔再要回去似的。

 

他其实也不是很饿,他在这个地方也是不会感到饥饿的。

他的心中有一个填不满的洞,又冷又疼常常支撑不了他羸弱的身体,他癫狂的要吞下尽量多的东西来填补这个空洞,却不曾想吞下的东西越多伤口扩散的越大,到最后终于将自己给吞噬了。

“我跟你讲啊。”赵云澜见他开始吃饼子,身体也不再那么紧绷,便半跪下来一本正经指着夜尊已经吞下去一半的饼子,“你要去堵你哥你你吃完了再堵,啊,他要发现了你就说你从我们家里偷的千万别说是我给你的,你哥要知道他非得……”

赵处长话说到这儿突然卡壳儿了,似乎意识到在一个完全不记得他们前因后果的小孩儿面前,可以尝试着挣扎一下保佑龙城纯1的尊严,所以硬生生的把后半句那句“……往死里折腾我”给咽下去了。

夜尊一心一意的吃着饼子,也不知道听进去他说的话没。

半晌无人回应,赵云澜也不欲待在原地自讨没趣,起身去追他家沈巍了。

 

这一日沈巍归来,就看见自己家中,赵云澜和夜尊对面而坐,而赵云澜正端着个碗一口一口的给夜尊喂甜粥喝。

场景无比温馨,让沈巍当场就冷了脸。

“哟,你回来啦?”赵处笑得像朵追逐着小太阳的盛开向日葵,似乎分毫没注意自家爱人冷的可以往外喷冰渣子的神情,实则眼神也有点儿躲闪。

 

“这是什么意思?”沈巍深吸一口气。

 

“就……我今天回来的早嘛,然后就看见他在咱家门口溜达……然后天儿要下雨了嘛,我就给带进来了。”

……他在咱家门口溜达多长时间了就跟你不知道似的,沈巍再次深呼吸却没按耐得住,上前一把拉住赵云澜的手肘往卧房里拖,“你过来,咱俩聊聊。”

“不是你看这不太好吧这天还没黑呢而且这还有孩子……”

赵云澜觉得自己可以再挣扎一下,视线触及到薄薄的小镜片后面反射的一小簇寒光,心中一怂,借坡就下驴了,不甘而没什么作用的挥舞着四肢:

“那个面面你先自己乖乖吃,不许弄的哪儿都是啊!”

 

卧房里的竹帘有淡青色的包边。沈巍当初为了不划伤赵云澜的手,将尖锐的竹刺细致的磨了很久很久,窗外光色暗淡,凉风带着水汽,竹帘被一块粗略的磨成飞鸟形状的青石压住。

赵云澜坐在床上,默默看着一贯温和好脾气的沈教授被自己气的满屋子走来走去。

“老婆,宝贝儿,别转了,我看着你都晕。”

过了一会儿,赵处长用有点儿怂的声音开口道,沈巍停下来瞪了他一眼,压抑了几下没忍住,继续走。

赵云澜的尿性就是乖不过三秒,漆黑的眼珠随着沈巍的身影而动,不一会儿不知想起了什么,有点儿痞坏的笑了下:

“我媳妇儿就是漂亮,宽肩窄腰大长腿,生气了走几步都跟走台步似的,真是……”

 

沈巍有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无力感,险些被他这么一句气笑了,觉着自己那满腔堵在心口的情绪也散了一半,自己本是想严肃,一开口却不自觉得带上一种嗔怪和无奈的语气: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

 

停顿了一两秒,世纪好学生赵云澜面对这一生命议题规规矩矩举手作答:

“好了伤疤忘了疼,娶了媳妇忘了娘,嫁了老公忘了爹……”

 

“还有呢?”沈巍皱着水墨画似的眉眼,忍无可忍的打断了他的满嘴跑火车。

 

“妇人之仁,匹夫之勇,养虎为患,为虎作伥……”

“还有呢?”

 

赵云澜咽了口唾沫,用不太确定的口吻猜测道: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还知道的挺明白。沈巍有些无力地摘下来自己的眼镜擦了擦,他竟然指望这个满嘴跑火车的人能反省就怪了。

 

“不是,我也有我自己的考量啊。”

赵云澜站起来挥舞着双臂,试图为自己辩解:“你看啊,现在这儿是个什么鬼地方……你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夜尊也不知道……虽说不太可能出的去,但是万一呢?你弟弟要是愿意留在这里,也省的他出去祸害别人了不是?”

赵大忽悠顺利上线,心中想着自己能把黑的忽悠成白的、死人给忽悠活了、好好的小两口给忽悠分离了、一双好腿给忽悠瘸了的战绩,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真诚。

 

沈巍抱臂静静看着他,漆黑如点珠的眸子因着情绪而晕开浓墨重彩,仿佛星辰倒叠云海翻卷,不知是在判断他这句话的真伪,还是在考虑是否可行。

 

只要在那深不见底的眸子投入卵石,便能将隔岸绿宝石一般的萤火都惊起。

最后一片萤火散去,他慢慢的、慢慢的扶床坐回到赵云澜的身边,默然地看了眼两人叠在膝上挨得很近的手,指尾近乎要碰到一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弟弟现在失忆了,原来的能力也都消失了,没有什么攻击性。”

赵云澜的手自沈巍身后撑在他的腰边,从背影而看如同将他揽在怀中耳语,声音也有些无奈:

“一共就这么大的地方,你不愿意也会碰见他,还不如就养在眼皮底下,反而少生事端。”仿佛是阴雨骤晴的光线,将赵云澜的眼睛点染的很亮很亮,“出了任何问题,我和你一起面对,怎样?”

话语太过熟悉,听得沈巍一时间有点恍惚。

 

眼前的竹帘子有伽蓝草印染的小碎花。空气中传来夏日里杏仁果爆开的细小声响,被风传来似有似无类似烟熏牛奶般的香气。

沈巍一手拨开帘子,就看见夜尊垂眸安静的守着小半碗没吃完的甜粥,双手好好的叠在一起乖巧的样子,像是在等谁回来。

 

“你不恨他?”他看着赵云澜,语气里有过于酸涩而复杂的情绪,以致无法分辨。

 

赵云澜顿了一两秒,继而如往常一般笑开:

“恨,怎么不恨?”

他大跨步地从帘子里走回餐厅,指着夜尊异常认真的看着沈巍:“那个……其实我报复他了,我羞辱他了,我我……”

他有点卡壳,来回看着夜尊的脸和沈巍不好看的面色,拼了老命似的要把这半死不活的话茬子给接上:

“对了,我为了羞辱他,我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面面。”

 

“面面?”沈巍方才还紧皱的眉头跳了一下。

 

“不是我说,我这岳父岳母也太不会起名儿了,还夜尊……有这么个名儿长大不想统治世界就怪了。”赵云澜说着已经坐回了桌边,执起瓷碗重新喂食,还不忘自夸一番:“……还是我这面面好,又好记,又亲民,你看你弟长得又白又嫩,跟坨面似的。”

赵云澜在喂食的愉悦中,抬起眼来看着沈巍,“而且面面他自己也喜欢这个名字,可听我话了现在,来,面面,叫声姐夫来听听。”

说着又颇为殷勤地喂了勺甜粥。

 

夜尊露出一副颇为嫌弃的神情,看到哥哥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又有些怯怯的,隔了半晌细声细气地从喉咙里发出来一声:“嫂嫂……”

声音虽然不大,然而胜在口齿清晰,在场的两个人都听清了。

“……”赵云澜觉得他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刨都刨不出来的那种,不依不饶地将盛着甜粥的腕举在半空远远的拿开,咬牙切齿地又教了一遍:

“是姐夫——基也姐佛污夫——姐夫。”

“嫂嫂。”

沈教授这一下绷不住了,粉唇抑制不住的微翘,见赵云澜看过来,又尴尬的干咳一声正色道:“夜尊从小就心性狡猾巧言令色,你非要不听。”

说着便走到竹帘之后,明显不想做过多交流的样子。

 

赵云澜以手托腮,视线缓缓舔过沈巍颇为赏心悦目的修长背影,于碎蓝印花的染布竹帘之后若隐若现,反若犹抱琵琶半遮面,笑得眼睛眯成了条缝。

他知道他有心结,且以自家美人的个性,很容易自己钻进牛角尖儿。

光线在黄昏与晴昼的过渡,缓云靉靆有着烧银般的边缘。夜尊的眼眸如同黑晶石镶嵌上去的琉璃珠子,好奇的研究了半晌小巧的瓷碗后,小口小口的喝下甜粥,露出一种异常满足的神情。

纤尘不染得像个天使。

 

若他仍如龙城的夜尊那还好,一张俊容癫狂狰狞,青面獠牙,被扭曲的看不到原本的神情。

可那张脸偏偏是沈巍,他有的时候看着夜尊,如同在看幼年的沈巍,那样委屈、那样纯净无辜的神情,没有一丝的掺假,用那张脸落泪,能在他心上砸出一个洞来。

他忘了他自己曾经听谁人说过,他曾找了他一万年。一万年的时光孤身一人上天入地何等艰险,他曾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挨过多少苦楚孤独,才磨炼出这幅滴水不漏的皮囊。

说他是爱屋及乌也好,说他色令智昏也罢,他就是对这张和沈巍如此相像的面容硬不下心肠啊。

 

再者,他不是第一次发现沈巍大半夜(如果算作是夜晚的话)的爬起来,站在窗前隔过雨帘望着雨中蜷缩着的那个小小的身影,神情复杂。

檐下的薄雾只映着水珠的倒影,造物的恩赐凝成一颗颗圆润的流光溢彩凝在他直挺的鼻梁,青烟缱绻悱恻。后院平地拔起的翠竹摇曳细簌成一片倒影空悬,仿佛一片摇曳的海藻于金波之间,沈巍修长的影子映于其中,仿佛天生是他们的族类。

 

他们一起出猎时,衰草蓬生如一片摇曳的碎金,如同地面伸出的手抓触着苍穹,沈巍会不时地回头望着身后,不知是在寻找谁的身影。

他以为他不知道的,其实终日里的耳鬓厮磨,怎么可能不察觉。那么既然如此,不如就让他来得罪沈巍,做这个不长眼眉的恶人,拉着他家沈巍过这一道心坎儿。

夜尊是沈巍的双生,是沈巍的半身,血脉相连,不是世界上任何力量可以割舍的羁绊。且这个世界上生前死后,黄泉地狱,如果谁还能爱沈巍超过自己的性命,恐怕夜尊要算做一个。

 

 

赵云澜、夜尊和沈巍开始了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在两人同居的基础上开始了更加诡异的三人同居。

每次当赵云澜自我怀疑人生的时候,只能在心里以“就当捡了个孩子”、“孤儿院领养个孩子还得叫手续费”之类的来催眠自己,长此以往,还真能相信几分。

他怀疑以后若是还有谁掉下来,自己能在这儿开个农家院儿,按秒收费。

夜尊和沈巍的关系依然不好。若非实在躲不过去,沈巍不会和夜尊主动的交流,也就是三人在饭桌上的时候,赵云澜嘴皮子磨破一人说完三段单口相声,能逗得沈巍多说几句话。

倒是夜尊,每一日都会跑到不同的地方为沈巍采来白花,对此事似乎异常的执着,就像沈巍曾经为他做的一样。

只是收到的效果强差人意,沈巍每次都会冷漠而不失礼貌的提出,三个大男人的家里没什么必要插花,要他们下次不要麻烦,每次沈巍这么一说赵云澜都能看见夜尊嘤嘤的哭脸,那委屈的鼻子和眼睛都要皱成一个小包子。

反倒是赵云澜,在家中“面面”长“面面”短叫的不亦说乎,且每次出去打猎或是觅食都会带上夜尊,让沈巍很是不放心,世上是再找不到比这两人再诡异的组合了。

 

“小巍啊,挖过松茸不?”

每次问他缘由,赵云澜都满脸坏笑的冲他眨眨眼睛,“人家打猎都带猎狗什么的,挖松茸不一样,得带松茸猪。”

他挥舞着双手在沈巍面前比划,“就这么大的小猪吧,比荷兰猪大不了多少,可鼻子可灵了……我最近就发现咱家面面脑子虽然不好使,但是嗅觉还有,而且很有可能是那小松茸猪转世,我每次带他一出去就挖着松茸……嗷呜!”

话音未落,赵处长帅气的皮衣上就落了一个凶狠的牙印子。

 

这一天赵云澜回来的时候下了雨。

沈巍自门口一看登时就觉得脑壳疼,眼前的一大一小就好像刚在泥地里打过架然后又被雨水浇了个透心凉,,赵云澜的一只鞋还丢了,全身上下都是一个颜色的,冲他没心没肺的一笑露出来白花花整整齐齐的三十六颗牙,还能勉强分辨的出来。

“你们俩这是……刚在泥地里打过架?”

沈巍扶着自己的眼镜,任谁刚一出来看见一大一小两个泥人乖巧的叠在门口仿佛在等着训诫都会觉得惊悚,然后后知后觉的心疼,上午赵云澜刚擦的地。

“我这不是为了捞这熊孩子么,”赵云澜往身后一掏掏了很久,才把同样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小泥团儿夜尊掏出来扔在沈巍怀里,“我们今儿挖松茸本来挖的好好的,我一回头这熊孩子突然就没影儿了……吓我这一身冷汗,我找着的时候自己正在一小河沟里玩耍呢,那我能怎么的,还不赶紧捞。”

赵云澜想起什么回忆,自己也嫌弃的皱起眉头:

“那河里全是泥,可不就成这样了。”

 

沈巍回头没什么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回过头拿了块手帕,用一种完全称不上是温柔的力道泄愤似的擦着夜尊脸上的泥,那架势活像在擦桌子。夜尊柔嫩的小脸蛋上被揉出了红痕,被弄疼了也只能在原地扁着嘴一下一下的抽噎,不敢大声哭也不敢多开的样子。

“怎么见着你哥就怂啊,对着我那精神头儿呢?”

赵云澜幸灾乐祸的笑骂一声,“你那九九八十一难还把我带沟里才得着的东西呢?不是说要送给你哥?”

夜尊闻言,怯怯的瑟缩了一下,拉开满是污泥到分不清原本颜色的衣服,露出还算干净的里衬来,捧出一个小心翼翼地包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一个布包来。沈巍刚刚掀开布包的一角,浓郁的青檀之香便散发出来,如雨丝一般自上而下的将人包裹。

 

那是一朵真正的九瓣莲花,非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半枝莲半枝昙花的植物,沉沉的金蕊有星点的凝光,衬着九瓣如同鹤羽一般完整洁白的花瓣。

九瓣莲花在佛教当中素来有着受人尊崇的地位,在这个意义类似亡灵返乡的地方从未出现过,据赵云澜描述,莲花是在一朵下着瓢泼大雨隐隐雷鸣的云朵之中找到的,开在雨流汇集完江归向的沼泽之中,彼时云上似乎有人影浮动,然而他没有仔细的去看,于他而言,无论是天生异象还是镇河的神花,都不过是另一个他用来讨好哥哥的宝物罢了。

 

“白花儿哥哥以前不喜欢,所以我去了很远的地方找,找了很久才找回来。”

夜尊显然没有赵云澜那么口齿清晰,一双明澈的眼睛也只盯着沈巍,被问起来也只有这么一句。

沈巍听完在心底也只得长叹,还是这么乱来啊。

赵云澜望这场景,心中掐算只道正是时候,遂促狭一笑,对着半空中打了个响指。

仿佛被竹色晕染的碧绿幽暗的一室一下子被点亮,从高悬于盯上一个最亮的竹绷灯笼开始,一丛一丛明亮温暖的火簇仿佛有生命似的水流一般的向下跳落,这才让人看清,也不知道赵云澜用了个什么精巧的法子,是几道不怕火烧的丝线上攒满了小巧的花灯,火流如水灌注下来,燃烧在昏暗的天色里温暖又静谧。万千烛光点点,开在枝头的金花似的熠熠生辉。

赵云澜拍了下手掌,松了口气没出乱子的模样,转过头来对沈巍说:

“黑老哥,生日快乐。”

配上他此时泥猴子群里打完架的造型,不知道多毁气氛。

万千点星光一般的火焰静静映在沈巍一双眼中,一瞬间心中声息如深渊似花海凝着淡淡冷香,这个地方是没有人间的点滴星河的,永远也不可能有,只有几十年如一日的昏黄天色。

灯光将他们二人凝在其中,千年如昨,窗外雨声缱绻,室内泼溅开的星子点染成流火。

沈巍在赵云澜的目光中,不自觉的勾唇一笑,长叹一声,自夜尊的手中接过了莲花

 

06.凡世

赵云澜回来的时候,恰赶上沈巍正在为夜尊梳发。

赶上这么副赏心悦目却又宁谧的画面,赵云澜不忍心打扰,蹑手蹑脚地像只偷腥的猫钻到走廊里,扒开门缝悄悄地看。

他也不明白他为什么明明身在自己家中,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敲门,为什么非要偷偷摸摸搞得像是捉奸现场。

 

天自下完了雨之后开始呈现一种清润和温腻的薄荷草色,空气温凉柔满湿意,有风带着艾草想起回旋漂浮,却很是奇怪,方圆百里都未有生长艾草。

 

夜尊安静乖巧地坐在藤椅上,像是被撸毛的猫一般半闭着眼睛,露出一种分外满足的神情任由沈巍摆弄,一头柔软的长发散下来又被沈巍灵巧地编在脑后,看着像个柔软的雪娃娃似的。

嘴上说着不在意,心里不还是很关心。

赵云澜暗地里腹诽自己的恋人。

夜尊和沈巍是不同从年代画中走出的美人。沈巍利落工整西装三件套,像是民国西洋画里走出来的东方美人,笔触温润秀雅轮廓却艳锐;而夜尊长袍覆地冰雪容颜,活脱脱从古书里走出来的雪妖。二人的身影映在镜中,宛若祸国末世,并蒂双珠一般。

赵云澜一时间止不住自己脱缰野马一般的脑补,陡然有一种坐拥兄弟花的古代昏君即视感,然后遭报应似的,三十多岁的老腰抽疼了一下。

 

综上所述,三人同居的日子,大体上还是挺美好的。

带个孩子虽说有着诸多的不便不必赘述。譬如他和他哥一样间歇性觉醒的能力偶尔会给房顶开个洞,再譬如有了第三个人的加入老赵的性福生活开始变得异常艰难,譬如明明给夜尊准备了单独的房间,这熊孩子却坚持要和他哥一起睡抱着大腿不撒手等等恶意卖萌的行为,或者在他和沈巍进行和谐的夜间活动进行到一半突然抱着枕头出现在门口哭的梨花带雨,搞得他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的种种劣迹。

夜尊有的时候也会给他惹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譬如在沈巍不在的时候易容成他哥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用一条他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红绳将他五花大绑捆床上,还系一个蝴蝶结在胸前,而本来对夜尊格外严厉的沈巍对这般惨不忍睹的情形,竟然难得温和地摸了摸夜尊的头,还给了他颗糖夸了一句:

“做得好,外面玩儿去吧。”

老赵登时觉得整个世界都疯球了,沈教授都没有良知了。

他自家孩子好像进入了青春期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06.返乡

赵云澜这一日从噩梦中醒来时,天色正昏暗,梦中他被个看不清面目的怪物追逐:凤目雀尾虎纹鹰爪熊腰鹤翅,长的怪模怪样,像是山海经或是博物志中的东西,却怎么都想不起来那怪物的脸了。

他身边的沈巍睡的也并不安慰,梦中紧蹙着一双眉,像是飞起的一双雀尾,山峰聚,水波横,沈巍的睡眠向来浅,只被心事坠得发沉……今日又或许是身上压着个小团子的缘故。

那睡前才刚刚被他捆回房间压了个菜板子还上了三把锁的夜尊不知用什么方法又爬到了他和沈巍的床上,八爪鱼似的缠在沈巍的腰上,发丝如雪铺散了一床。两张一模一样的、刀削斧凿般的好皮囊挨得极尽,沈巍的领口都被扯开一大半露出软玉一般的胸膛,粉嫩水润的唇瓣不时蹭着他哥雪白的一片颈侧。

沈巍和自家弟弟之间比边疆的泉水还要清白,可看上去就是比不清白还要香艳。

 

赵云澜长叹一声,没觉得心头警铃大作,也没觉得后院起火,颇为心疼地抚着落到沈巍面上的一小片月光,是极轻浅的一痕金色的细线,自眉间漫过直挺的鼻梁一直落到唇尖。

……等等,月光?

赵云澜抑制再三,才克制住把自己从床上翻到地上的冲动,他揉了揉眼睛,以确定自己不是再一次失明了。

他没看错,窗外是深广如同泼墨一般的夜幕,如同滚落的墨色江水,几滴可怜弱小的星子摇摇欲坠的倒挂微颤。

 

他走到屋外,站在一片突然起坡的荒原高处,这里离翻滚的天幕很近,仿佛一望可摘星。晚风拂过,夜间有较之白日更为清冽的草木馨香,和经一夜夜露才有的冷辣意味,嚼了一块他家沈巍自制的甘草糖。

今晚月色真好啊。

赵云澜自来到这个地方安营扎寨落草为寇之后的,历经一千个深浅不一的天日之后,才迎来这般好夜色:彼时月白风清而湖河委曳,天水倒灌,草原之上的彼岸花燃烧成一片星点的火海,空气在颤抖,就仿佛天空在燃烧。

他看了看地上突然多出来的百尺大洞和陡然从天而降的天水瀑布,在想着是不是否应该叫醒他家沈巍开始提前囤粮。

 

神在造人之初,说世界要有光。

如今整个世界一片昏暗,仿佛就是天地初开时的混沌,雷、雨、光、电与层云叠卷,聚散分裂与天外就如同巨大的幕布,人影绰绰映于其外,声音似吟似笑似嚎哭,动作似拜似舞似疯癫,仿佛赵云澜这段日子里生活动作行走吃饭的这个世界不过是包裹在这巨大幻象中的象牙塔,孩童玩具的水晶球,金色的裂缝就仿佛是有人窥伺。

 

全世界唯一还存留的光线正是他家,正值光柱喷薄如井喷,那是那一日夜尊偶然间采来的九瓣莲花散发的光彩直直冲破天际,而另一处,正在仿佛达不到的地平线尽头,两道光柱遥相辉映,仿佛倒卷的星河,很是壮观。

赵云澜眯着眼睛分辨了下防线——南边,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南边分明是一片死水湖,上有无桨的孤舟,这个地方的生灵分部由北到南依次稀疏,南方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烟海虽偶起渺渺仙气,然莫名草木衰败似不适合任何生灵生长,故此他和沈巍都很少涉足。

他沿着自己来时的方向一路奔跑着,隐隐感到带着血腥味的风灌入自己的发丝,一路循着自己的记忆跑至湖边,望着眼前的烟波浩渺愣了许久。

“怎么了?”

身后沈巍的声音让他回归了神,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默默为他披上了衣服:

“夜里凉,跑出来做什么。”

他眼前映入万丈平地而起的水影,语调却寻常,如同一日一日的厮磨与他闲聊家常。

赵云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最终垂首无言地拢了拢温暖的衣领,对着眼前烟海叹息似的感慨:

“沈巍,你读过《圣经》么?”

“翻过几页,知道的不多,有一次和一个美国大学的教会私立学校做过学术交流,校长是天主教徒,临别之前送过我一本。”

“哦,”赵云澜没什么情绪的应了一声,抬头望了望已经被水淹没的月亮,“那《圣经》里的摩西分海,是不是大概也就是这意思?”

昨日还平静无波的海域如同被刀劈开似的分为两半,竖起遮天蔽日的万丈高墙,放眼天地直能将万物吞噬,而深不见底的水下有东西,有亿万点荧光,蜉蝣漂动,从游飘荡,而水下的那个东西——

赵云澜第一次见到这片烟海的时候,就觉得它无穷无尽大的没有尽头。

水下的那个东西——姑且称作它是鱼吧,因为他想不出来水下的生物除了鱼以外还能有别的什么样的生物归类,半面身子便已经铺满了半个海域,琉璃鳞脂仿佛便是一面巨大的霓虹,水下的晴暗光影变幻,皆是它的缘故。

 

他们活过这么多天,原来是在这生物的背上。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鲲鹏展翅若垂云遮天蔽日,可令日月颠倒,海上沉寂了多日的孤舟却在此刻散发着耀目的金光,周身犹如火烧,就仿佛突然活过来的某物,单是鲲鹏的尾鳍足以将小舟拍得粉碎,如同一枚顽强的金叶于海上摇曳,光辉如星聚散,却负隅顽抗,熊熊燃烧不灭。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是什么东西惊醒了这已经沉睡千年的古物鲲鹏?

天生异象,人间必有大劫。

“啧,”赵云澜一副有点儿头疼的神情,语气故作轻松,“有什么想法儿没有,沈教授?”

“……你有没有听说过,镇魂令封烫,也就是镇魂柱石的说法?”沈巍深吸一口气,措辞了半晌,语气也变得严肃。

“女娲造人之后,四圣身死,创世之初的人类在一片一无所有的荒原之上,无人教他们明辨善恶,因此只能自己懵懂摸索着前进。可是,人有劣根藏于脊梁,所以一个人堕落是很容易的,有人堕落,族群之中纷纷效仿更是容易。”

沈巍长叹一口气道,”故此,天神降下洪水、硫磺与火予以惩治,而后造七样圣器制定了重新的戒律,我们看到过流落人间的四样,是因为后世人类逐渐进化,四圣器逐渐失去作用……事实上还有三样,是神于创世之初于天地间立下的柱石。”

 

“一样是酆都城的大印,身在阴间地狱之中,是神诫惩处的大门,一旦世人忘记根本再行作恶,封印开解,放万鬼与灾祸入人间。”

 

“还有一样,就是九瓣佛莲,长于西方极乐世界,代表佛祖慈悲为怀,每每灾祸将近便有佛莲立于沼泽之中予以世人警示,传闻中顺着佛莲一路逆流向上,能攀上出苦海的方舟。”

 

“还有一样,是我手中的镇魂令。”赵云澜闻言什么都明白了,故而也长叹一声,“辨是非,明善恶,执掌天地司法,人神皆可杀。”

沈巍想起赵云澜死时一片混乱,不知镇魂令有无被好好交付,如今又流落何方。

“镇魂令设立之初合五五天秤之数,在上古时代本是需要是非两方各派出活人生祭……如今倒是不需要,却是镇魂令自发认主选定双方,故称镇魂令的柱石。”

“如今天生异象,看来是人间如今镇魂令的两大柱石出了问题。”赵云澜沉思着接了下去,突然笑了起来,“如果说原本的柱石——天秤的两端是镇魂令主和黑袍使,不知道如今是谁啊。”

 

“人家都把海给咱打开了,盛情难却,再拒绝不太合适是不是。”

赵云澜这样说着,天上星河转,人舟地行船,火影腾辉映于他面上,忽而行至沈巍眼前,托起他的脸颊,温暖的手指轻轻一揉,那温软的唇角便在他眼前轻轻启开,他伸手将一枚佛莲上的清香的花瓣捻入他唇齿之间。

“黑老哥,再陪我人间跑一趟呗。”

 

赵云澜自认自己生前死后运气都不怎么样,他遇上的缘分里面除了他媳妇的那一次捡到了人间大宝贝以外,十次有九次是孽缘。

如今看来,还真他妈全都应验了,他以手肘枕在脑后的时候忍不住这样想。

他坐在船头,就看见余光里沈教授以一个规规矩矩的坐姿端坐船尾,双手安静地叠在膝盖上,四周浮光掠影转瞬即逝,这么一相望,还真就是有点儿“共饮长江水”的意趣。

自从他们登船之后,那海底不时游曳的鲲似乎安静了些许,不似方才雷电入海时那样躁动,带着浮点蓝色荧光的身影不时的掠过,照亮一片零碎的魂魄和残念。

赵云澜素来是个安静不过三秒的人,这会儿一下子坐起身来凑到沈巍眼前,半带调戏:

“你闷不闷,哥给你唱个‘妹妹你坐船头’?”

 

沈巍一下没忍住被他给逗笑了,那笑挑着尾丝的软,烟花三月,江南大雪。

一叶孤舟破水而来,分花拂柳。

近处湖光与山色相合,鲲鹏游过的声响和着水声潺潺,月亮铺陈上水做的高山,燃烧的硫磺落在地面上,风水月各有自己的声音,人间和天上交割的地方,坐在船尾的沈巍,是这天地间的第三种颜色。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正当赵老流氓那一身招猫逗狗的文艺细菌还没死绝,面对着斯人斯景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时候,觉着酒不醉人人自醉,暗暗感慨这传说中的亡灵返乡也没有说的那么玄乎,跟普通自驾游也没区别的时候,眼前的空间忽然的扭曲。

逼人的热气蒸腾而来,光线如同瀑布一样的流泻将他的身影笼罩在其中,险些将他的双眼晃瞎,刀锋相交,喊打喊杀的声音越来越强烈,潮湿腥热的风中陡然到了血腥的气味。

——那不是人类的血的味道,腥臭难闻,妖怪之血的味道。

 

当视线逐渐清晰之后,便看见眼前生得奇形怪状的妖怪正排着长队,高举着盛着祈祝之用的兽骨和血酒,有骨头相击的声音在耳边响成一片令人牙碜的鼓声。

“万妖祭祀,许久未见了。”妖怪不同于人类,是不同的源宗修炼成人性的精怪,生性弑杀孤僻,修成正果的大妖怪通常都厌恶如牲畜一般的群居,极少出现行动如此一致的时候,沈巍看在眼里,只觉不可谓不眼熟,“它们这是去见女娲?”

 

“不,”赵云澜在一旁玩味的抱着手臂,他望着一个方向微微眯起眼,一副兴味盎然的样子,“它们是去见祝红。”


【TBC】

评论(8)

热度(35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