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醉青蔷

我没事,我很好。感谢还在关心我的人,冬天过了就会回来。

望乡台是永无乡

你们来品一品,品一品猫老师 @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给我的神仙文评神仙爱情!!!!

我这条咸鱼最近是吃了啥人参果吗?!!!为何会接二连三的收获爱情!!!

我真的是生平第一次收到这么长的长评啊,我我在天上飞,你们那儿天黑了吗?那是我在天上飞。


《望乡台》是目前为止我入坑而来写得最长,私认为写的也是最用心的作品之一了(虽然目前来看正在连载的远山可能要长过望乡)发的时候热度不太高,但是本身就是为了了却自己的一个执念而存在,所以也不太在意,没有想到这篇冷宫之作最近被几位老师频频翻牌,真的非常开心了!


这篇文其实并不完美,自己也清楚,文笔华而不实,剧情拖沓,有的描写自己也知道完全没有必要,完全没有各位老师所描写的那么好,从剧播完开始动笔到发布历时半年的时间,一度想要咕咕,中间自己的心境也时有改变,因此后半段跟前面有着很明显的断裂感,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肯踏下心来精修的话,没准儿能带给各位老师更好的视听体验。


很感谢你们,可以给这部并不完美的作品这么多的喜欢。严格来讲《狗粮》并非我的入坑之作,这一篇才是,文笔还有很多的青涩不足之处,希望历经磨练之后,可以给各位老师和在等更的小可爱们带来更好的作品。

乱七八糟写了大堆,没啥逻辑,日常废话罢辽。

再次感谢猫老师 @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给我的神仙爱情,有这样一篇文评,有这样一个人给我可贵的共鸣,这篇作品就有了不同的意义,能够支持我继续走下去【鞠躬。

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一口气读完了 @雨醉青蔷 小可爱的《望乡台》,被文中瑰丽的想象空间震撼了,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好吃的妹子要大家一起啃!


  

一个取名废,最后名字还是作者太太自己取的哈哈哈。(被我喜欢的太太各种宠)


  

……………………………………………………………………………………


  



  

emmm全文一次性看完,是有些诧异的,我以为老赵临终幻觉时,沈巍出现了开始双宿双栖;我以为他们将入轮回了,他们回了人间看望故人;我以为他们回人间将力挽狂澜大战一场再次双双殉身(对不起我不该这么想),然后他们告别人间重回仙境。就处处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打得我猝不及防。望乡台是人过奈何桥前最后回望人间的所在,是个充斥回忆与诀别之处,这文名字就自带悲凉,结果前半程我还看得挺high的(??)作者的思维是个宝库,硬生生造出了一片瑰丽的世界,有不按理出牌的果子树,有变化无常的天气,有画饼充饥剪纸成肉的神奇法术,让我们小巍来过这种日子能给他笑醒啊。黄泉下千丈,黑漆漆的没有光没有花也没有赵云澜;现在他全都拥有了。悔恨自然是悔恨的,人世间他最想保护的也只有这一个人而已。不过现在给他这样的日子永生永世过下去,千万年都不会腻。


  

所以沈面面的出现就很耐人寻味了。剧版沈巍,心里应该是装了两个人,赵云澜是全心全意的爱,沈面面是又恨又……带点微微的歉疚?行吧,自己没养好的熊孩子祸祸了整个世界,最可恨是祸祸了自己的男人。但是按剧版的逻辑来说,面面在被封印之前……究竟做错了什么啊!(放弃吧不要和镇魂编剧讲逻辑)


  

所以前半程中,我总觉得这望乡台的安排似赵云澜一场美梦,他在梦中与沈巍重逢同居,又帮沈巍了结了他第二挂心的人,让他们能够别别扭扭又相亲相爱怼在一起了(不要考据这个用词是什么我还有点恍惚)。


  

后来天河倒灌,他们乘孤舟远去的时候,我以为这梦该醒了,出去后等他们的说不定还是满目疮痍。结果比满目疮痍更……摧人心肝吧就这个词。


  

说起来我也觉得镇魂编剧脑子有坑,他们接了个假赵云澜回来自己心里是没有点ac数么,一个个那么欢脱,搞基的搞基相亲的相亲,对着照片说我们养了条狗,原著正常的剧情都删光了,剩这么点大战后全员聚齐的幸福场景强安在遍地哀鸿中,编剧自己没觉得分裂么?哪怕林静大庆是上坟的时候抹把泪说我们养了狗,都还正常点吧。算了这个先过。


  

望乡台里面的几个人,可以看出时间流速是不对等的,祝红过了几百年,小郭林静大庆可能只有几年、几十年,沈巍赵云澜的视角也是在时光中穿梭,仿佛看一场录制好的纪录片。但是每个人的反应真是抓得稳准狠。


  

美艳的妖族族长祝红,一夜心碎一夜成长一夜蜕变,突然就从个会耍脾气的小公主变成了暴力女王,她嘶吼出“老娘身后的土地是老娘喜欢的男人用命换来的”这句话时,原著里那个抱着大神木枝丫往动荡黄泉里跑的祝红形象就突然清晰起来了。但这样倔强的女王,在对着墓碑说话时却依然用上了小女孩的语气,一边自强,一边爱娇。


  

死心眼的小郭把自己硬生生凹成沈巍和赵云澜的集合体,在体制内扮演精英,却在每天下班后推着破自行车,伴着卖傀儡的楚恕之一起回家。这个当年最没用最胆小的孩子长成了一个披着油滑画皮的二愣子,每封上交的申请,每次会议上的硬顶,依稀还是那个用电棍捅老赵腰子的好汉郭长城。只有在被楚恕之问“你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才任性地说出“我想做回特调处的郭长城”。特调处解散在情理之中,这本就是赵云澜一力撑起的地方,灵魂支柱一去,大厦崩塌是理所当然。(强行停住想继续辱骂编剧的手)楚恕之非人非妖,不能回到地星,变成人间游荡的一抹游魂,一个格格不入的异类。乃至整个特调处,对人间而言,都是异类。是啊你们拯救了世界,但是晴天之后谁还记得呢?


  

“每个人都得到了在阳光下生活的权利,付出的代价只不过是这里,是这个屋子里的每一个人。”这句话每次看,都觉得心里一颤。老楚没有去报复社会纯粹因为还要照顾小郭,照应这个保留了共同回忆的同伴。


  

小郭在生死之间徘徊,看到了沈巍和赵云澜,我想他是真的看到了,用灵魂接收到了那些无声的支持。


  

大庆是最令人伤感的。这个没什么良心的死胖子,三天两头莫名其妙失忆的不靠谱妖族,竟然会默默蹲守,不离不弃了。这肯定是大战的时候砸坏了脑子。后来的状态反而更像大庆本庆,像只记性不好的老猫,我记得在等一人,但那个人是谁?哎想不起来了,管他呢,等就是了。这样子。


  

老李和汪徵桑赞吐掉的便当算是唯二的好消息。但小情侣档遇上了和老楚一样的境遇,他们还不如老楚,没有伪装成真正人类的能力,天下之大无处容身,宛如上一次死亡的翻刻。只是这一次,他们有了朋友,他们逃亡在天涯海角,却也希望朋友能当他们安康。


  

然而,唯有林静,是人间真实。我曾有很厉害的朋友们,我曾有刻骨铭心喜爱的女孩子(虽然我觉得你们的恋情来得挺莫名其妙),我曾做过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但那有什么用呢?上面有人如小郭,也是在挣命过日子,林静也无非随波逐流。他在墓地里缅怀,却遭儿子抢话;他在尘俗中采买,却要面对地上打滚的儿子。人到中年,意气消沉,脊背是直不起来的,发际线和腰围一起遭遇了危机,只有午夜梦回,偶尔想起当年那些仿佛能够拯救全世界的日子。他甚至在儿子的哭闹里想起了王向阳,一个本来普普通通却被编剧用莫名其妙的理由搞成家破人亡粉身碎骨的倒霉水果商。林静如一个人族缩影,善于遗忘又良心未泯的人族的缩影。


  

他们不曾重聚,却都在十五月色下,同一片天空下,聚集于一场盛大的烟火中。


  

而沈巍和赵云澜,一日内看遍悲欢离合,乘着孤舟,重返望乡台。望乡台是永无乡,这两个人,怕不是特调处众人,千千万万观者,用执念用怨念用意念,活生生留滞于此?


  

人的执念真是可怕的东西。夏天过了,秋天过了,冬天也将半,我们还依然记挂他们。也许再过几百个春秋,也依然不能忘怀。


  

 


评论(2)

热度(129)

  1. 雨醉青蔷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转载了此文字
    你们来品一品,品一品猫老师 @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给我的神仙文评神仙爱情!!!! 我这条咸鱼最近是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