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醉青蔷

我没事,我很好。感谢还在关心我的人,冬天过了就会回来。

I DO——致《远山的声音》

一字一字的看完这篇文评,忽然明白人有的时候真的是会词穷的,写文的时候脑子里翻涌出来又冗长或华丽的描写和辞藻堆砌,在每一次看到老师们给我的文评的时候,都会变的苍白失色。


刚才收到了人生中第一张同人图,刚刚好在酝酿说感谢画手老师的宠爱,立刻就收到了空山老师 @空山的彦 的长评,空山老师的评是一贯的神仙文评,无数次在自我怀疑自己的文章配不配得上老师们这样的赞许和这样的评论。


平心而论,《远山》还有诸多的不足,并不是一部多么完美的作品,然而确实是我用了很多心血、写的最长的一部作品,能得到老师们的如此肯定,其实并不是因为它有多么完美,和圈中令人惊艳的神作更是有着一定的差距,只能说老师们看到了我这个笔致青涩还不成熟的作者的用心,并且肯定了我这份心血。


念念不忘,终有回响。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


今天是2019年的除夕夜,我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收到了目前人生中最好的礼物,以后不管还会不会坚持写作,不管身处哪个圈子里,我都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


最后,衷心感谢空山老师 @空山的彦 的肯定【鞠躬。

空山的彦:

很久没有刷lof,偶尔来看到猫君的美评,然后读到这样一篇美文。垂死病中惊坐起,非常,非常想要写点啥。


  

以下,给 @雨醉青蔷 的《远山》。请一定要去看原文,我的评表达不出万一(原本只想“啊啊啊啊啊”一千字文盲式追星+催番外的2333)。


  

 


  

去年读《望乡台》和姑娘另外几篇文,就为这些文字营造出的意象与情感氛围而赞叹。《远山》更是唯美细腻且充满寓意到令人沉醉。整篇给我的印象,就像朱先生眼前那个模糊又无比盛大的世界,像娇白的山上雪将要融成春水,像未挑破那层窗纸时,屏山后溪水里的光影,分明又闪烁着一颗颗水珠反射的阳光,是他们交换着耀眼的真心。


  

 


  

世人的眼才是盲的。这里的朱一龙看不见,可他的世界里有空灵白鹿(青蔷妹子好像特别喜欢白鹿这个意象),有长虹破月,有幽森古堡,也有蔓草丛生。还有他从山路上带来的每一种植物的气味,有金盏花和仙翁草绕上的,那白鹿般发着微光的人的纤细的奶色脚踝。丰富细腻的感官营造出比视觉更贴近心灵的幽微之意,越过了思维和多余的世俗言语,直将读者拉进一片感受的海。我想,那是华藏世界的香水海,有作者笔下的每一种香,有无尽意,你只要仔细品味。


  

 


  

说到人设,或许我受了青蔷姑娘后记的影响,是把它当做朱白两位先生演的一部新作来看的。其实这篇文无论是朱白,还是巍澜,还是原创,都美妙不可方物。


  

这里的朱先生独守一座山中桃源,处处是日本文学和沈教授图书馆一样精致和满是故事的物什,可我的感觉却是,画地为牢。就像他丰饶又孤寂的内心世界,有最炽烈明艳的爱,和最绝望的末路悬崖、断壁残垣。青蔷把抑郁症的状态刻画得入木三分,正是这样,将自己生命的烛火罩进玻璃罩里,望见生天却绝望地无法触摸,这烈焰的温度也传达不出去,只能不断灼烧着自己的心。他笔下的女画家用全身唯一能动的一只手在石膏上画着蝴蝶,小皇帝必是惨死也不可投降,像他强硬的灵魂,在身心的绝境里无声地凝视着那口命运的深井。希望却是自己亲手掐断的,樱花星雨的良辰美景下,青蔷姑娘写他“还未得到就已经在体味失去”。他与之抗争的,是自己的心魔。谁说作家不怜悯笔下的人物呢,那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后来不断出现在他的幻觉里,无疑是心血浇灌而成。


  

非是不怜悯,只是他对自己,就这般无情。


  

白隼立在废墟上,无论是否将有阳光投下,就准备这样立到地老天荒。


  

 


  

这里的白宇啊,有一段时间我沉迷合香,记得“荔枝香”那甜似春酒和娇嫩花果的味道,诱得人想咬上一口。如果有什么香适合形容北北,荔枝香一定会榜上有名。


  

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时,借着北北说,世上总有东西能同时拥有艳与寂。单独写朱先生时,确是艳与寂的,燃烧的鸦片伴着红雨洒下的艳,滔天白浪收进古井无波的寂。而我从白宇的眼中看,一切是纯真灵动的,像隔着玻璃上的水雾,小鹿脖子上晃着的银铃,像他端上桌的鲜嫩野菜和甜糯的绿豆粥。


  

他带着生命的热情,悄悄点燃了他沉寂已久的心。这文里的他们,或许就是那句“一见钟情”最合适。这两人就是配一脸,要啥道理的。


  

看不见真好,他在阳光下捧起他仰着的脸,毛茸茸的让人心尖发痒。他在每个角落里看着他的哥哥,惊鸿一瞥或是长久凝视,在他的生活里泼洒下一捧捧的碎光。而他,在白日和夜的梦里穿行,在夏雨和晨曦里,在琥珀苔藓和茶玫瑰的气息里一点点描摹着他的男孩,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味,比当面陈白更丝丝缕缕贴着心窝,比唇齿相依更让人悸动。比如,他衣角摩挲过纸页的声音,还有他靠近屏风时猜测,他在来路上偷尝了一颗刚刚成熟的山草莓。


  

 


  

明明早已握住了彼此的心,他却自认不可能,他的男孩,也懵懵懂懂只知道爱他。大抵这只小白就是爱本身,故而看不清自己的心意吧。


  

龙哥改了小皇帝的结局那时,或许是我过度解读,那时他还不相信北北真的能够懂得他。青梅竹马的女孩抱住小皇帝,求他不要走。有人在意和珍惜他的生命,但她是疯傻的,她不懂得他心中陈杂百味,人间诸苦,只有两人末路上冰雪相依。那个时候的龙哥不肯揭开自己平静表面下的深渊,坚持要与小白“保持一定距离”。后来读到他讲述自己十八岁那段过往,父亲因他出柜而心病发作,终身住在精神病院。我直接的感受是,弑父之罪一般永世不得超生的心障。仿佛我们生来而有罪,若伸手向人间的美好,只会把那人一起拉下深渊。


  

我曾看过一本讲身体症状心灵起因的书,腿和脚,是走向未来的象征,眼睛,是看清世界的意愿。他的世界里看不到未来,巨大的花园是一座绝望的城堡。死亡,是牡丹艳国般的诱惑,小皇帝仍然决定回头,向人间零落满地的狼藉。他再没有轻生的念头,只是,也不知要怎样活下去。


  

 


  

然而这个小白,才不会让他好好藏在那扇屏风后面。每次怄气了或茫然无措了,没几天又欢蹦乱跳地回来,仿佛从未被凛冽的风雪割伤过,天要回春,盛夏要来,谁也挡不住。他们都不知道,要什么剖白往事,要什么下山的路,他们一开始就越过了所有平凡人会加给自己的累赘俗念,只有纯粹的爱与爱的流淌,不问将来,不论你我。


  

 


  

疯长的枝条总要捅破窗纸,秋天的果实总要成熟。秋千上白宇梦见自己隐秘的渴望,惊得逃下山去。他在草间的白露中颤抖,终于又在月上中天的融融光辉里走回了那座山宅。不知道怎样办,他还是本能一样地要回去。他心里那个人,比什么都重要。


  

 


  

夏梦结束了。江薏闯进了他们的桃源。这个反派人物塑造得绝,一出场就成功地引起读者的不适。假的真不了,塑料长不出草木香气,抄袭和攀援只会为空虚的灵魂再添一分可鄙,也是一个,不知真心为何物的可怜人。


  

以江小姐的出场为分水岭,他们似乎只应天上有的爱意,要落地向人间了。借着她,小白渐渐了解龙哥不曾展示给他的那些事情:他自己的过去,和世人的龌龊。这是一条必由之路,必要由爱之金色火焰燃尽那片废墟,铺一条人间之路。如果没有反派助攻,这两人也许谁都踏不出那一步。只是这位助攻有点险恶,他们差点就永远错过了。


  

 


  

谢南翔再次暗示朱一龙永远都不可能是个正常人,他的小白越是美好,他便越是罪无可赦。某次江薏离开后两人终于爆发争执,隐忍的冲突,总要表达的。


  

朱一龙疲惫地说“别再……跟我过家家了。”这句令人心痛的陈白,与其是对小白说的,我更觉得像是他在质疑自己。山居岁月美好得不似真实,他还能压抑多久,能一辈子这样演下去么?


  

然而朱先生定了自己的罪,在白宇眼中,他却是世上最可贵的珍宝。他说,我只是,想要对你好而已。


  

然后,朱一龙就撕开了自己的过去给他看。惨烈的事实从他口中说出带着自嘲,压抑的怒意(他恨那个无力的自己吧)和一丝对命运荒诞的漠然。想也未曾想到过这些的白宇惊惶得不敢听,他和每个真实的人一样,有人性的软弱和想逃的冲动。可是大雨瓢泼而至,“当自己真的亲耳听到,他却只想要上前紧紧地抱住这个人。”


  

他膝行到他膝前,轻轻咬着他,不知还能怎样疼惜。只有那句,恨不能以身受过。那样的小白纯粹浓烈得让人颤抖,好像捧出一颗干净柔软的真心,说着“你来要我吧”。


  

我在屏幕外,都感到了朱一龙的窒息。还能怎样,还能怎样。他一把推开他,抽出斩魂刀赶他走,我读到无声的渴望:我不要你这样留下来,我想要你带我走。


  

就差一点,他们就互相接住了。


  

(拍完这场戏两位演员吐槽:


  

白:急死个人了!我都要大喊“冲鸭我要保护我龙哥”了!他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开始攻?


  

朱:???你到底有没有看完剧本呀?这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朱白”呢。


  

白:???朱白难道不是你先出场的意思吗?


  

朱:……(算了,等拍番外你就知道了))


  

 


  

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渴望你爱我。


  

后来那一次,又是就差一点。朱一龙带着孤注一掷的神色,让小白打出自己为他而作的那部小说。这是我能想象的,这个人最直白的表达。隐晦的爱意用最尽情的语言陈辞于面前,白宇认出了流星雨那晚倾倒的银河,认出了书中那个男人挂着一撇嘲讽的嘴唇,可他就是不敢认领彼此的心意。


  

他再次逃下山去。近乡情更窃。仿佛这段感情,真是偷来一般,美好得不知要如何安置。


  

这次我感到朱一龙是真地准备放弃了。再次相遇时,他对小白说的是,“谢谢你”。


  

他的父亲去世了,那颗苹果终于坠地。


  

“自己的种种意难平,不过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罢了。”


  

可他的小白啊,不早不晚就在这时候一头栽下了悬崖。灯塔上电光火石的一吻,还未来得及照彻整个庄园的迷离,江薏就偷走了那本书。我一度不解北北为何看不出那是他无比熟悉的龙哥的手笔呢,他甚至曾经亲手写出书中的片段,而且,假的作不了真,江薏是否真地喜欢他,睁开眼睛看一次,相谈一次,岂会感觉不到呢。或许我们不能以局外人的视角去看,无怪小白茫然,决心逃避的人,怎么看都是扑朔迷离看不到真相。何况,他最该去求证的当事人朱一龙,也沉默无语。龙哥不去揭发抄袭者,任自己的心血在一场不堪的骗局里曝于天下,被演得没有一根头发丝是真的。他关上门,将自己关进绝望的幻境。无情之至,以他的性格,又是合情合理之至。


  

 


  

或许因为他们都爱得一无所求。江薏出现之始,白宇的第一反应就是去尊重他龙哥的生活,他以为,自己才是那个局外人(然而不时还是变成了一颗可爱的醋溜白菜)。朱一龙宁可割断生命的绳索坠入深渊,也不肯摘下悬崖上那颗发着光的果实。病房里那一幕,是幻梦将碎,生离死别将至的感觉,惊艳的《夜莺颂》,最后一次拥抱爱人的,钢筋铁骨的男人。阿列克谢送走了他的老师,在红色芦苇丛中饮弹自尽。然而这个故事晦暗的结局里,加西亚独自又度过了漫长的生死不如的时光,他在朱一龙的幻觉里催促着他,你造了我,想必也早就预料到自己的结局。


  

 


  

爱不是苦,爱而不能才是。他们眼中的对方,都是山上雪天上月,勾起人人心中隐晦的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爱。从这个意义上,他们都是需要救赎的人。


  

真是就差一点,他以为自己赶走他,会让他回到正常人的世界,殊不知这自我毁灭式的手起刀落,斩断的将是两个人的生命线。我曾说世人的眼是盲的,白宇经历了世上乌七八糟的这一劫,也曾被迷了眼,总算在千钧一发际看清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他跑向千山暮雪下即将凋落的桃源,穿过层叠往事的涟漪,斩落一路横生的枝节。


  

——我愿意,哥哥,等着我。


  

 


  

他蜷缩在黑色的云石上,像搏斗已久疲惫已极的白隼,带着最后的尊严,准备关上生命的门。风雪已息,天地空茫,身披铁甲的父亲来向他告别,脚下盛开的牡丹延伸向井口。青蔷写这个场景是“归乡一般的宁静”,某些时刻,我似乎连接上这种状态,真地准备放开手时,昔我已死。此刻若有重生,那是生命最初春风和暖,台阶上的一抹樱草色。


  

 


  

漫长的梦终到尽头。他回头,他来了,满院子的花草和香气,就都活了。


  

 


  

他醒时冰河解冻,给出的善意从未被遗失,绝望中苦苦挣扎的人早已值得所有的爱和希望,是的,你一直是被爱着的。


  

——我愿意。为你重燃这一颗心。


  

 


  

樱草黄会染满枯寂的梅枝,白芷跟杜衡会驱走冬的寒气,发光的白鹿与麒麟会撞进彼此的灵魂。


  

——我来了,我来了。你看盛大的春天早已铺遍人间,只怪我们都才张开眼。


  

 


  

四月才泛着粉红的野莓于珠玉间辗转,别嫌等了太久,再给这春天浇一把琉璃火吧,教它熟透成五月的艳蕊,教成片的野蔷薇,在奶色的山坡上次第开放。


  

 


  

(白:这个剧本的作者文采也太好了吧,哥哥快看这是什么神仙描写:“像在空气里的浪潮一样抑制不住去抓高垂的柳叶,像是从此在浪潮中抓住什么,嫩黄的柳花揉碎在他十指间糅出汁液……”


  

朱:……(你没看出来这是车吗))


  

 


  

感谢青蔷姑娘两月倾心写出这么美的故事。我刚飞离北京,又在高铁上路过了长春,敲下最后一个字,等着今晚看春晚啦。祝大家新春快乐!


评论(2)

热度(100)

  1. 雨醉青蔷空山的彦 转载了此文字
    一字一字的看完这篇文评,忽然明白人有的时候真的是会词穷的,写文的时候脑子里翻涌出来又冗长或华丽的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