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醉青蔷

我没事,我很好。感谢还在关心我的人,冬天过了就会回来。

【朱白】论生日公关危机的一万种处理方法【纯沙雕/一发完】

【昨儿吃了无数XNB之后的不理智产物,群里聊天时候的脑洞,纯沙雕文,纯搞笑用,请不要认真,请不要上升,球球了

【涉及一点点别家cp内容,就不打相关tag惹

【和大哥大嫂两口子道歉,和无辜被cue的lyf同学道歉,和文中所牵涉的所有团体道歉。

【不要搞我,我只是个卑微的蛋。



女人啊,她就是矫情。

——by 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士

 

00.

糖来了堵柜门,刀来了补柜门。

说的就是我们。

今天的生活也很丰富呢。

好惨的一群女的。

 

01.

我是一名朱大虎的危机公关。

虽然我老板并不认识我,根本不知道我姓甚名谁,这货从不发我工资,三险一金木的,年终福利木的,常年自己掏腰包买他代言给他垫海报钱,但是并不妨碍我是对他最衷心耿耿的员工,不妨碍我老板在我心里是感动中国好老板。

 

我们团队是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团体,但每个人都工作的很努力,看我们的发量就知道。

每天工作48个小时啊!每周工作8天啊!都大半年了!重启都拍完了!

我身边的一位姐妹以咆哮体表达了她对工作的不满。

 

我们主要帮老板解决那方面的事。

呸!一脸猥琐!那方面具体来说指的是夫妻关系大和谐。

老板和老板男人生活幸福美满,性福质量有保障,少生优生只生一个好,实现民族大团结。

这是我们的企业文化。

 

02.

本来今颠儿高高兴兴,昨儿熬晚了蹲0点祝福,打算睡个回笼觉今天给老板庆生,不久后我床震,有人在冲我喊:

“不好啦!!!!!醒醒啊!!!!!首页撕起来啦!!!!!野马脱肛啦!!!!大型脱粉现场啦!!!!cp粉她们悲伤辣!!!逆流成河啦!!!!青春的芳心碎了一地啦!!!!!大乱斗啦!!!!”

 

我翻了个身,说没事儿,她们一天都得脱粉个3、5回,每次都zqsg,每次都悲伤逆流成河,数张三丰的,这不今天头一回犯。

臣妾都说倦了,不想说,想睡觉。

那货薅着我头发把我摁屏幕上:“这次不一样!有图有真相!”

我耷拉着眼皮看了一眼,起的太猛头太晕,大脑一时缺氧:

“这不那个……”

 

“这不是那什么那个……?”

 

“广播体操吗?”

03.

我和一个有家室的同学去跳了个广播体操,跳的时候挨得近了点儿。

回来之后发现他们就都把我和我老婆拆了,cpBE了,结婚证撕了,锁也不锁了,无视掉无两星期前发的婚戒,一星期前发的408运动鞋,还命令我们俩原地离婚。

这一个个心眼儿得有多小。

得亏我们俩就一起去跳了个广播操,我俩要去了个厕所,不得有人把我俩这对奸夫淫夫jj剪下来?

Mdzz

以上大概是我老板的心路历程,肉眼可见的心累。

 

曾经有一个珍贵的机会摆在我面前,而我没有好好珍惜。

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今天的首页喊一万次:

当年就不该去跳那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

 

我是一名朱大虎的夫妻关系危机公关,我现在头壳疼。

“我知道你很愤怒,可你不能这么写,毕竟得罪广播体操操友粉丝,对方粉也很能打的。”

我的姐妹冲我一摊手。

我揉着我不断跳动的左眼皮,觉得大脑还是缺氧,跟不上八倍速圈的脑回路。

 

有什么可舞BE的?这不就报备吗?!你生日情人节之类的赶不回家跟你哥们儿一合计拍张照片以示清白:

‘媳妇儿啊,我和我哥们儿在一起呐,没出去鬼混,放心啊,早睡啊。’

舞BE的是不是都单身?没报过备,表过忠心,没哄过媳妇是不是?

舞BE的都单身,没有萌妹子陪,只有一群大兄贵,实锤,不接受反驳。

 

我发出愤怒的嘶吼。

这下可玩球了,老板就为了他媳妇,眼里只有他媳妇,冲冠一怒为红颜,烽火戏纯粉,那都是小事儿,就因为知道有人搞事儿,今儿拉了个一块儿打篮球的同为顶流的热血兄弟挡枪。

他倒是爽了,不知道私下收多少福利。

结果就是以后我们要应付的不只有dw,有cf,有脱粉回踩的战斗cf,有属性不明的路人,有嫉妒的流量粉,以后或许还会添上体操同学的dw,体操同学的战斗粉,体操同学的cpf,体操同学cp家里的粉,体操同学cp的dw……

八方围攻。

真有成就感,东汉末年分三国。

几路大军,我一个人把他们全包围了。

 

虽然一早就知道他这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尿性,还是忍不住悲从中来。

昏君!

这两个字臣妾说一万遍都不会觉得倦的!

 

瞬间感到头壳更疼了。

再这样发展下去,我觉得我不日会收获丘吉尔同款头壳。

我们空有首相的发型,却没有首相的智慧,治理不好英国,连粉圈都治理不好,更领导不了二战,脑壳疼。

 

04.

我们公关部召开了紧急会议。

谁!!!谁TM说是秃子开会!谁TM说几个人的头皮瓦数加起来可以熬夜通宵晚上不用开灯!!!你给我站出来!我跟你正面硬刚!

 

“老板的意思是,媳妇他现在哄好了,原谅他不能公开陪他过生日了不能出镜了,也原谅删除屏幕前长达四分钟的湿吻镜头这一天怒人怨无耻之行径了,在生日会上也答应不播两个人相识恋爱记录长达两个小时的VCR了,在生日会上不让他求婚,他也不计较了。”

 

“我谢谢他。”【冷漠.jpg】

 

“他说不客气。当事人目前情绪稳定,关系状态稳定,恋爱关系稳定的不能再稳定。然鹅首页上一帮人嚎BE,他看着不爽,让我们帮忙解决下。”

 

我心累,头发快被自己薅没了,他再这样,下一步我大概要开始薅自己眉毛。

“那帮人循环往复反复无常脆弱矫情blx,平时也不看历史也不产粮,首页上清清白白的一片大地真干净,出事了捧着心口上来嚎两句,属性都不明,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大哥管他们干什么?”

 

“他知道,可是他就是不爽,怕哪天嫂子看见了更不爽,让我们帮着圆下。”

 

“要是圆不回来呢?”

我很刚地摔了桌上两张纸巾,秃子也是有脾气的!秃子也是有种尊严的!

 

“圆不回来他就公开。”

 

“……”

 

“……”

 

“……我们还圆不圆了?”

 

“圆圆圆。他全家都圆。”

 

05.

PLAN A。

烦躁。

想不出来。

 

“大哥挑的这人真可谓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我用笔点了点手下的纸张:

“家里有对象,在粉圈里半公开。“

 

“对对象海誓山盟忠贞不移,刚起来比我们都刚,操作起来比大哥还骚——我觉得他们在一块儿很像是在讨论操作如何可以更骚。毕竟烽火戏dw什么的太老掉牙了,大哥如今大概是想在dw的脸上建一座长城。”

 

“——我觉得他只是想表达对我们和我们断发的蔑视。”

 

“说重点。”

“俩人一起合作的节目——《时代在召唤》,那篮球操……”

 

“别这样,人家不叫这名儿,让dwjj知道开除你焚寂,人这节目叫什么来着……”

 

“……想不起来了,叫《时代在召唤》叫顺口了忘了本来叫什么了,就《召唤》吧,多正能量一节目,多纯洁到令人荷尔蒙萎靡一节目,看完我没羽化成仙都快削发为尼了,暧昧火花儿吗?别说这俩没有cp粉,就算真的有,就算我是cp粉,看完那纯洁的舞蹈都能被摁得死死的,清心寡欲,至头顶冒金光。”

 

“别说暧昧火花了,《时代号子》和暧昧的近义词同义词全都绝缘了好吗?纯洁热血到令人X欲萎靡好吗,是我心如死水了吗?这帮人的G点都这么薛定谔的吗?”

 

“——可是她们不管,她们就要舞BE,龙哥就是渣男,三心二意,水性杨花。”

 

“不是这帮人知道啥叫暧昧吗?如果是俩男的就能撮合一对,那岂不是全天下皆你炮友,人类生命大和谐?”

 

“——可是她们不管,她们就要舞BE,龙哥就是渣男,三心二意,水性杨花。”

 

“……MDZZ。”

 

06.

PLAN B。

“鉴于上面的战况分析,大家都应该明白我们应对的是怎样一群对手,这些人是没有逻辑思维的,是不能用正常人的常理来思考的,是万物皆可 BE的。”

 

主席画了重点:

“因此,我们要另辟蹊径,跳出思维贯式,迁移发散性思维,勇于创新,逐个击破……”

 

“说人话。”

 

“……我没辙了,你们自己想。”

 

“ZYL和LYF的共性我们总结出两个:一是DW能打,二是都有一个长期被DW骚扰的【哔——】……怎么回事我怎么消音了?”

 

“你说了敏感词,换个安全词代替。”

 

“……都有一个长期被DW骚扰的好兄弟。”

 

“所以他们之间的对话大概如下:

ZYL:我DW能打。

LYF:我DW也能打。

ZYL:那要不我们发张合照让他们自相残杀吧。

LYF:好啊好啊。”

 

“……尼玛你们严肃点好吗?”

 

07.

PLAN C。

“按照事业粉的角度来看,比较愿意相信两位男演员大半夜是一起讨论演技的。”

其中一个如此提议道。

“而且毕竟两个人都演过吴邪,也算是比较有缘分,相互交流,演技能有所提升。”

 

“这个思路是正确的,男人嘛,一起讨论工作上的演技和……特殊时候的演技。”

 

“是的,譬如怎么装怂。”

 

“怎么萌混过关。”

 

“怎么在跪搓衣板儿的时候,看上去比实际疼。”

 

“怎么在跪方便面的时候不要跪碎。”

 

“过了几天我们发现老李也学会了萌混过关。”

 

“老李说:‘哎我原来那些车轱辘话好像都不管用了,他现在都能识破了哎,怎么办?’

老朱:你的带上一点演技,带上演技说台词的威力事半功倍。

老李:原来如此,生活真是复杂。

老朱:男人嘛,在哪里都是战场。

老李:【拿小本本记。】”

 

“……”

 

08.

PLAN D。

“走很寻常路的话,那就是两人公事公办地在谈工作,准点营业,拍完照各自拿手机连视频。”

 

“……这个听上去总算有点正常了,可是太俗套,你这么写没人信的。”

 

“你不是说她们既blx还摇摆不定吗?”

 

“没办法,她们在BE上很顽强,糖要贼硬才生效,刀刚有一点影子就能哭成坐地炮,否则糖就是血糖,‘龙哥就是渣男,三心二……’”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MD闭嘴吧,下一个。”

 

09.

PLAN n。

“……俩人一起在筹划参加《妻子的浪漫旅行》怎么样?把家里那两位也带上。”

 

“……你TM敢这么写吗?你敢这么写我就敢磕!不就撕吗?不就圣战吗?谁还能扛不住是怎么着?”

 

“光头强同学你坐下,你这话说的跟你的画风一点儿都不符。”

 

“MD老子这叫悲壮!你们一点儿都没被感动到吗?”

 

……

PLAN (N+1)X2

“行了都别拔头发了,看你们一个个秃地就难受。”

 

“还有几个小时,老板真公开了,可怎么整?”

 

“……我正要说这个,老板嫌你们太慢,不耐烦,自己上了。”

 

“啥?”

 

“卧槽?!”

 

“别……上次戒指那个骚操作我还没消化。”

 

“这次比上次那个要清淡一点点——他就改了改歌词。”

 

“……”

 

“........”

 

“好吧。北方,北方,不就北方吗?我就不信还能有比北方更骚的操作。”

 

“你管这叫清淡?敢问在你眼里什么叫做妖艳?柔曦暮色妆吗?”

 

“我错了。是谁把朱大虎放出来的?一个不注意他就又穿上了品如的衣服。圆的回来吗?圆不回来。”

 

10.

我是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朱大虎公关人员。

 

祝我老板和我老板男人这对狗男男天长日久,虽然我比昨天又秃了一点点。

生活真刺激。

【疲惫中带着平静的微笑.jpg.

 

 【文中所涉及的“柔曦暮色妆”出自网红沙雕雷剧《玛丽学院》此片杀伤力极大不建议轻易尝试,感兴趣的童鞋指路B站的相关吐槽视频。

【好久没有尝试现实向,第一次写纯沙雕文,不好吃,请不要乱来

【蛋壳式卑微.jpg


评论(101)

热度(1743)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