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醉青蔷

我没事,我很好。感谢还在关心我的人,冬天过了就会回来。

是给老师《八至》的评

非常感谢小天使如此用心的长评,惹哭了你不好意思。《八至》是我对自己的一个突破,也是写作方向的转型,可以说我付出了挺多的心血,很感谢你喜欢《八至》 @爱情太短 

爱情太短:

       第一次写长评,先表白一下老师。


  

        一开始是在看童太太(一月童)的井东《暗恋》,然后我看到评论区里提到老师 @雨醉青蔷 的齐力《八至》,有点好奇到底是篇什么文能让她们哭的那么惨。


  

       于是我就去看了,一口气看完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哭的,反正等我反应过来,脸上脖子上都黏糊糊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还不要命的二刷,明明看过一遍,还是哭的好惨,甚至我写评的时候还在哭。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最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这一句就让我隐隐觉得后面不会很好过。


  

       果然,齐衡独身一人嫁去了草原,被迫离开家乡。他恨极了伯力,所以对伯力真心弃之如敝履。可是在伯力撞见自己写信给盛如兰后,齐衡心里却是这般不安。“没事的。他双手紧握成拳,掌心汗湿冰冷,心跳如鼓,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走哪一步都是深渊,他自己安慰自己――伯力应该看不懂汉文的。”齐衡在害怕什么?会是那个最不可能的原因吗?我不敢多想。


  

       后来他们一起回到中原,齐衡见到盛如兰再也忍不了了,各种卑微的发言。伯力站在柳旁芭蕉后,眼见着齐衡埋在盛如兰腰腹处大声哭泣。我当时真想抽齐衡一个大嘴巴子,哎呦,气死了。


  

       现在想想,或许齐衡那些眼泪是在告别自己曾经喜欢过的盛如兰吧。后来也知道他是真的爱上了伯力,可是他就不承认,好像承认了就会怎样似的。


  

       可是在齐衡撞见伯力和霍去病后,明明得知了自己的心意,还是习惯性的伤害伯力。“她在你心里,不死不灭,旁人摘不走,连她自己都杀不死,不是吗?”“齐衡,这么多年,赢了我,就让你那么开心?”“一定是挺开心的一件事,否则你怎么会如此乐此不彼,循环往复。”


  

       在伯力走后,齐衡神经的反复询问自己,是不是赢了。我看得心都要裂开了。伯力永远敌不过齐衡,即使全副武装,齐衡的一句话就能让伯力溃不成军。


  

       他们又回到了草原,伯力的心终于冷静下来了。说什么“一别两宽,各生欢喜。”都是骗人的话。那封休书,一字一句分明写着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为了让齐衡能够平平安安,伯力休了齐衡。两个人最后的缠绵,都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骨肉里。“黑暗中齐衡的兰草玉佩摔落滚碎,可是两人竟然都没察觉。”


  

       齐衡带着贞儿再一次回到中原,各方的人都来巴结。贞儿看不出端倪,齐衡说他们不过是在邀宠。


  

       何为邀宠?


  

       就像齐衡说的,真正的邀宠是教人食髓知味却求而不得,为你殚精竭虑而辗转难眠,能让他心痒难耐,也能他痛不欲生。


  

       齐衡对伯力,便是邀宠。


  

       贞儿不止一次问齐衡爱不爱伯力,齐衡总是摇头道不知,说尽各种借口,说怕伯力不是真心爱他的。可贞儿的一句“您不过是仗着父君爱您。”将齐衡打回原形。


  

       在齐衡盼了十年的中秋夜里,却没有了从前的快乐。贞儿又一次问到那个问题。齐衡依旧摇头。可是他在自斟自饮中静静悄悄睡着后,回答了这个问题。


  

       “伯力,马肉都结霜了……”


  

       当时看到这一句,我就憋不住声音了,半夜两点的样子,我捂着嘴,生怕扰民。“伯力,马肉都结霜了……”正如老师所说的,这甚至算不上一句情话。可是,就这么一句话,把齐衡的心敞开了给我们看到,那里伯力两个字早已写满。


  

       但安稳日子齐衡也没过多久,当朝皇帝为了抵挡北狄入侵,威胁齐衡去游说,至此齐衡和伯力再一次见面了。


  

       “我听脚步,都知道是你。”“你在帐外站一站,遥遥一望你身形,我就知道是你。”“抱歉,我刚刚看你的脸,看失神了。”“可是,也到此为止了。”


  

       一句一句,都像一把刀,把齐衡的心剜出血,但从另一个方面想,齐衡又觉得真好。“齐元若,你应该高兴,你这一辈子到最后终于是做了一件好事。”


  

       “我齐元若这一生唯成过一次亲,为夫妻十年,是与自己心爱之人,光是想想,便活的够赚。纵然身死,纵然下十八层地狱,也无憾了。”最后齐衡心里到底承认了自己爱伯力这件事。


  

       可是,可是,伯力还是没能骗过自己的心,即使知道前方是陷阱,还是闯了进去。“我会一辈子对你好。”这句话,伯力努力贯穿始终。自十二岁初见齐衡,他的心就落在齐衡身上了,死时也依然在齐衡身上。


  

       “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这句成了我心目中齐衡和伯力这一生的写照。虽然他们称不上是举案齐眉,但意难平是真的。


  

       两个人都是在上林苑一眼万年,只一个误会,蹉跎了一生。


  

       不得不说命运这东西,有时候就是这么让人无法抵抗。


  

       老师写的齐衡真的,我总会想起《知否》齐衡在走廊那段哭戏。真的很喜欢老师的《八至》,上一次半夜一口气追完还狂哭的是咖喱老师(咖喱咖喱呀)写的巍澜《斯德哥尔摩情人》。都有那种身不由己,命中注定的悲哀。


  

       谢谢老师让我看到这篇好文。


评论(11)

热度(15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2. 雨醉青蔷爱情太短 转载了此文字
    非常感谢小天使如此用心的长评,惹哭了你不好意思。《八至》是我对自己的一个突破,也是写作方向的转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