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醉青蔷

我没事,我很好。感谢还在关心我的人,冬天过了就会回来。

【朱白】蔷薇战争【紧跟实事+一发完】

【大概是《论生日公关危机处理的一万种方法》的姐妹篇。

【沿用了里面并不存在的简图公关部的设定。

【并不知道这个夫妻危机公关部的系列我还会更多少篇,感谢HZ和搞事者给我的一切灵感

【还是那句话,纯沙雕文,纯搞笑文,请不要认真。

【对于这两天发生的事,想说的都在文里,请自由心证。


【前篇走这里】:

朱白】论生日公关危机的一万种处理方法【纯沙雕/一发完】


《蔷薇战争》

 

00.

总而言之吧……

发生了啥事儿也不用我说,你们也都清楚,不清楚的自己去首页,听听那气势磅礴演技做作的哭声和唱衰声。

啥非要我说?

臣妾是真的说倦了,嘴都秃噜皮了啊。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那啥,两三天就得犯的那个。

悲伤了,逆流成河了,泪水冲垮了大坝,青春的芳心碎了一地……什么的。

七七国难节这一天,来了个黑料——你白甜甜八百年前分手的女友又被拿出来开涮了,散播料的人大概在打这份良心大大的坏了的工作之前是个晒咸鱼的,没事儿就要拿出来晒一晒,晒完了翻个面继续晒,一吃好几年。

 

01.

下了瓢泼大雨的这一天,喧嚣的风儿让牛羊飞上了天的这一天。

总而言之,我们又来活儿了。

 

“不是吧?还没完哪?上次三心二意水性杨花儿那事儿不解释完了吗?”

坐在我身边的一位姐妹愁眉苦脸地挠了挠她并不存在的秀发,哀伤地咬了一口隔夜的油条。

 

“这回‘被’水性杨花的不是你龙哥,是你白哥,啊不,现在应该叫老板娘了。”

主管将一沓子厚厚的材料给我们每个人都分发了一份,严肃地扶了扶眼镜:

“听着,这次的情状非常的严峻,对方专挑这一天发难,意义不明,且对方有图有真相,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后招,我们一定要低调严肃处理……”

 

“上次dw大面积转发xnb的时候您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就是那一天大伙儿都去编段子产粮量又破顶了,排场太大差点儿被人盯上,害得大伙儿加班到半夜。”

我碎碎念地抱怨了一句,拆开了眼前这个看起来装订得很高端的文件夹,匆匆扫了一眼敌方资料,哎哟嚯我妈呀,吓得我这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差点儿从办公椅上摔下去。

 

“哎哟妈耶有有有有有有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卧槽这啥玩意儿啊寄生兽?!!!”

 

“老大你不带这样儿吓人的啊是鬼图你能不能先告诉大伙儿一声我们这刚吃完早饭呐!”

 

02.

总而言之。

十五分钟过去了,大家惊魂未定,瑟瑟发抖。

你们一定想象一帮女孩子被吓得梨花带雨,抱在一团互相安慰取暖的样子又可怜又无助又萌,仿佛一窝小猫咪……哥们儿想多了,敢在你圈里呆到现在的姐姐会嘤嘤嘤么?

在你圈里呆到现在的姐姐大概只会“哐哐哐”。

“就是这么个情况,就是这张图上了热搜,然后……这套路你们也熟悉,不用我再解释了吧?大哥他不爽,首页几十万个孟姜女一起嚎哭,你们解释下,否则他明天就公开。”

主管摊了摊手。

 

“这尼玛解释你个大头鬼啊没看见头都给p断了吗?现在这帮人接件儿做工都那么粗糙的吗?你不觉得恐怖的吗?七七国难日发这种灵异图就真的不怕遭报应吗?”

 

“可是她们不管,小白就是渣男,三心二意,水性杨花。”

 

“我我我……你们谁想接这个件儿我是不敢接了那图我连看都不敢再看一眼,我这一眼都没敢欣赏我哥和大嫂的绝美侧颜好吗?!后面有个大哥的头在天上飞啊你们看不到吗?!首页哭的人还有没有一点儿良心你们问过大哥的意见没有?!大哥:EXM?我在天上飞?”

 

“可是她们不管,小白就是渣男,三心二意,水性杨花。”

 

“MDZ……等等,这个套路怎么有点熟悉?这句话我好像在哪儿说过。”

 

“你上周上上周上上上周接件儿的时候都是这么说的。没关系,放心吧,历史的本质就是重演,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那么BLX的本质是啥?大概是至尊宝吧。昨儿还叫人家白甜甜,今天叫人家渣男。

 

03.

鉴于飞天头的照片太惊悚了挑战大家的心理承受能力,我们换了下面那一张喂汉堡的……那玩意儿应该是汉堡吧,太糊了甚至看不清。

 

“汉堡,想吃汉堡了……我们点个全家桶外卖吧?”

其中一位姐妹眼冒绿光道。

 

“说重点。”

 

“可是真的好想吃汉堡,我已经吃了三个月的代餐了……”

 

“谁管你。说重点!”

那也行叭。

首先,我真的是佩服有的人愣能注意到可乐罐是黑灌还是银罐,糊成这样我连那是个可乐我都看不清,再换言之,路人女士是喂了我大嫂一口汉堡还是往他嘴里塞了块砖头我都不是很确定。

 

”说真的到底有什么好解释的。”其中一位姐妹不满地嘟囔道,“9012年了,分清一下高清信号和数字模拟信号的区别好吗?这照片仿佛是我奶奶拿老人傻瓜相机拍的,摁键的时候画面还抖了三抖,费眼睛啊。”

 

“哄blx哄这么久了你还不清楚她们的套路吗?谁提出谁举证,她们认为你CPBE了,你需要从多方论证没BE,其中有一条站不住脚你CP就还是BE了。”

另一位姐妹安慰似的拍拍她的肩:

“习惯就好了。大天朝吗,多的是让你证明你是你,你妈是你妈,你CP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锅不是锅这类的事,习惯了就不心累了。”

 

我恍惚间回忆起了被高考数学逻辑论证题支配的恐惧。

总而言之,一万字以后,我们选中这张最说明问题的宣誓主权歪头咬汉堡的图。

划重点部分放大一哈哈……

 

“卧槽我老白的眼镜儿线呢?为什么看起来好像和他的脖子长在了一起?”

 

“……不要先入为主!不要加入你自己的个人观感就对hz吹毛求疵,不站在公正的立场的解释站不住脚,那帮blx是不会信的!”

 

“我没有。”提问的那个姐妹很委屈,拿起笔不服气地点在图上,“我要是吹毛求疵的话这张我白甜甜的耳朵都和脖子长在一起了啊!你大嫂什么时候长了一只招风耳?!你们当他猪八戒亲戚吗?!”

 

“哎哟你这么一说卧槽还真的。”

 

“可怜了我白甜甜秀气挺翘的耳廓啊,被p成这奶奶熊样儿了看着依然那么脆薄可口。”

 

“……想吃猪耳朵,我们点个猪耳外卖吧。”

 

“哎你们知不知道那个猪耳拌饭,耳朵的软骨煮软了之后全是胶质,黏糊糊的浇在米饭上可好吃了……”

 

“……你们严肃点行不行啊?!!!”

 

04.

 

“这小胳膊假的。”

 

“一看就是假的。”

众人在这个问题上意见达到了空前的统一,望着被p过火的照片啧啧称奇。

 

“HZ和YXH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承包了一键变粗业务,手法生疏,还需要勤加练习。”

 

“这话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这么污呢?一键变粗说哪儿呢?”

 

“他们可能觉得大嫂的胳膊就是转基因的黄瓜吧,摆拍前抹药,抹完药变粗,过一会儿药效过了再重新缩水。”

 

“说实话吧我看这图忽然就觉得吧……大嫂要是在韩沉时期遇上大哥没准儿还能挣扎一下的,毕竟那小胳膊上的肌肉,你看看,是吧……”

 

“可惜是在赵云澜时期遇上的大哥。”

 

“是啊,可惜可惜,太可惜了。”

 

“现在那小腕子细的,大哥一手能攥俩,霸总经典pose毫无鸭梨啊,就那种‘一只手把两只手腕按在枕头上,另一只手可以做点坏事上下其手为所欲为……”

 

“……不要说了,我想到糟糕的画面了。”

 

“你们说大嫂那啥的时候会咬自己的手腕吗?”

“啊啊啊啊都告诉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这儿还有未成年工作人员呢!”

 

“你们又歪楼了好吗!!!”

 

05.

“对家的战地怎么样?”

加班到半夜十二点,一位姐妹摘下眼镜揉了揉生疼的山根。

 

“什么对家?你是说凸区还是jj?”答话的姐妹喝了一口红牛没精打采道,“那两个地方的人说话干净过吗?……那啥嘴里吐不出象牙,我都不想再理了。让她们自己蹦跶吧。”

 

“微博也早沦陷了。”另一位姐妹苦笑道,“现在大都是全网送祝福的。”

 

“这大型修罗场有什么好祝福?有问过后面跟着的长颈蛇大哥的意见吗?”

我揉了揉同样生疼的太阳穴:

“那面的cf是不是脱粉严重啊?”

 

“别提了,那大型泄洪现场啊。”另一位姐妹将一沓资料摆在我面前,“骂得可难听了,但是大概最近也没想出什么新词,都是咱们听过的,司空见惯了。”

 

“谁说没有新鲜的?”我旁边的人自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来,“对面的dc在疯狂叫嚣‘白宇,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妇’!真的,9012年都过去大半了,我真没想到我还能梦回这种女德培训班现场。”

 

“……?????”我的头顶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然后觉得更头疼了,“这啥啊脱粉回踩的cpf?”

 

“不是,是对家的dw……”

 

“这么zqsg的吗?”我震惊了,上一次的人类迷惑行为大赏,还是那番“跟你哥在一起会弄脏我哥的身体”之类震撼你妈震撼我妈震撼全中华的言论,“它们不是一天到晚盼着解绑吗?为啥这会儿又骂人?”

 

“鬼知道……啊这边又蹦出来一个‘白宇原本唯一个的优点就是对朱一龙死缠烂打忠贞不渝的痴情,现在他连这个优点都没有了,成了彻头彻尾的烂人’……”

 

“……”

 

“……还有‘虽然我原来骂白宇,但对他仅剩的一点认同本以为是不变的,就是我们眼光和审美都差不多’……”

 

“……以上确定不是我们自己脱粉投靠敌军的友军吗?”

 

“不……对面是资深DW,屠过广场的那种。”

“我错了……我真是太懒惰了,我过去的一年都没有依然没有DWJJ会磕,看看人家这投入程度,你们真没一个人觉得羞愧吗?”

 

“我们羞愧啊,每天每时每分每秒都在羞愧着,被我厚重而气势磅礴的脸皮支撑着我才没有羞愧而死。”

 

“哇,最新的XNB出来了,说——‘BY和路人女士在此前一直濒临在分手的边缘,由于ZYL苦口婆心的劝导两个人又复合了,感情更胜从前,这一次泰国之行是ZYL特别安排的三人蜜月旅游……’”

 

“……卧槽我真的受不了这群***障了这都是什么逻辑,娑婆世界三维空间二十一世纪可能发生这么鬼畜的剧情吗?!!!”

 

“这就算鬼畜?前段时间青环的时候不还有YXH说某L姓女艺人与ZYL交往还是BY给介绍的吗?”

 

“一个忙着给对方介绍对象,另一个忙着给对方和前对象复合,还是在同一时间段,这俩好忙,真是为彼此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我哥拍戏很忙的好吗?忙到卡姿兰大眼都成内双了啊?不是专业的媒婆好吗?抱走不约好吗?!”

 

“这两个YXH如果说的都是真的感觉这俩更有问题了好吗?”

 

06.

我们累了,我们真的累了。

我们真的不想在对家p的漏洞百出的图里面找bug了,我们这是在图里找bug吗,我们分明是在bug里找图。

作为专业人士,我们觉得受到了侮辱。

 

“这个过于密集的摄像头……”

 

“干啥呢?干啥呢?这种小错误也要给人家无限放大的吗?!人家搞事儿的人还是个宝宝,第一次搞事儿呢,不能给人家留点面子吗?”

“留面子干什么?以示鼓励方便他们以后继续搞事儿吗?”

 

“……可是哪个机场里会安这么多的摄像头,顾客体验是真的很差不觉得吗?”

 

“不知道,大概是行李经常被偷吧。”

 

07.

我至今不知你的长发为何会忽长忽短。

就如我不知为何我的眼镜线会时有时无。

 

“大概是……‘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惩罚,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叉。’”

那路人女士这个长短,大概是忽冷忽热有时想起有时忘记的一段新不了情。

 

08.

也不是所有人都没有受影响的。

 

“呜呜呜……我不管了,我心累了,我努力相信了一年就等来这么一个结果吗?我不再爱他们了我要退坑退坑!!!!”

一个年纪比较小的妹子哭得梨花带雨。

然而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悲伤这个东西,只有在有人回应的时候才会无限扩大,越想越委屈六月飘雪花儿,觉得自己二十来年的人生都白活了,最后才有哭倒长城的效果。

然而在我们这样一个同僚之情冷漠的部门,大概是没有这样的待遇的。

 

“好走不送。”

 

“一路平安。”

 

“恭喜发财。”

 

“圣诞快乐。”

一人回应了她一句之后继续低头潜心在bug里面找图。

那小姐妹哭了一阵之后,自己也讪讪地,低下头有些委屈地说:

“你们没有人劝我留下来吗?”

 

“我们不会逼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我仰头望天想了一下,加了一句,“对了,既然退坑了,肆月福袋出一下,看在同事情谊份上我就不给你钱了,你也不好意思找我要,是吧?”

 

“WHAT?!!!”

 

“明天办离职手续的时候带过来就成了,不方便的话邮寄也可以的。”

 

“凭神马呀?”一直软萌可爱的妹子炸毛了,“那是老娘好不容易抢的呢,大半夜两点起来定了三个闹钟!!”

 

“啊对了,肯德基限量版海报也出一下吧。”另一个姐妹说,“我记得你抢到了帕尼尼的那张是吧?……我就跟她不一样,你带给我价格好商量。”

 

“那是钱的问题吗?!!!”妹子蹦得更高了,“那是老娘凌晨三点钟排了三个小时的队,站在大暴雪里等了三个小时,深入敌后突出重围兵法三十六计全用上了抢到的!!!”

 

“还有啊,小奶北你也有的吧,出一下下来。”

 

“我才不要呢!我失眠那三个月都是看着他入睡的!出了我再失眠咋办啊?!”

十五分钟后,妹子终于被我们这一群木的感情的同僚逼成了同样毫无感情的杀手,两眼一翻摊在椅子上:

“算了,不出坑了,出坑好心累。”

 

“‘投资需要在三个月以内及时止损的啊,出了三个月就来不及了啊——经济学的理论。’”有人拍拍她的肩膀,无情道:

“坑里摊着吧,出了坑你又没事儿干,闲着也是闲着。”

她说得好有道理,妹子绝望地落下一行泪水。

 

这里的人是不会卑微的抱着你的大腿求你留下的。

大概还会灌你一口毒鸡汤。

 

“可是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光明正大地否认呢?”

十五分钟后,妹子咬着薯片,一脸意难平。

“每次都给他来这么一遭,他不烦心的吗?”

 

“因为他从来没有承认过啊。”我拍拍她的肩膀,“想要否认一件事情,就得先承认一件事情,这是媒体的言语逻辑。他当初错过了承认的最佳时机,所以否认无从谈起。”

 

不可以被媒体牵着鼻子走啊,哪怕对方是你的粉丝也一样。

 

09.

战斗到凌晨,老板发来了一段慰问工作的VCR。

我满心的愤懑,在内心里念了一万遍姑奶奶是有骨气的,两秒之后,还是很没骨气地转发传播然后啃个千万遍。

我望着这个顶着一张盛世美颜的,大居蹄子。

这货,常年给我拆柜门搞事儿,弄得我们常年心跳一百八,还睡了我家的白甜甜。

是个狼火,为了跟HZ较劲特意晒了个鬓角,还增加了新的卡点54……

 

可是,可是啊……

看着他隔着屏幕冲我们摸摸头,温柔地说一句:

“你们是我带过最好的一届镇魂女孩。”

 

MD不带这样的啊!!!!

麻麻他犯规啊麻麻!!!!。

钢铁一样的心也能软成一片,化成一汪水。

我们勒紧所剩无几的头毛,继续战斗。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蔷薇战争,或许永无停歇,永无宁日。

我们不知前路为何,还要在晦暗不明的白昼和黑夜徒步迁徙多久,下一秒是荆棘丛生的弯路,还是阳光大道的坦途。

是插在心口的利刃,足以击碎此前所有的信仰;还是摄人心魄的蜜糖,足以支撑我们走过来路漫长。

我们不曾知晓,或许他们也不曾知晓。

 

可是啊,人总要相信一些什么,爱着一些什么,才能过活。

从小的时候我们就听说,所有的诗歌和童话告诉我们,人总要有信仰才能战胜巫师和巨龙,因为那样你就从平凡的人变成了骑士。

或许此去经年,生满蔷薇的古堡中并没有公主,遥远的海岸也没有世界的尽头,只有骑士永远是骑士。

那或许是他说的“相信你们所相信的,坚持你们所支持的。”

也许是他说的“为了圆满,我们都遍体鳞伤;风雨过后,前路熠熠生光。”

 

谁要管他前路如何。

爱就爱了,管他天王老子。

我只把握当下。

 

10.

当下的问题就是……呃……

 

“这帮HZ还在tag里发帖子呐?”

姐妹闲闲地吸了一口珍珠奶茶里面的珍珠,翻了个白眼儿。

“死命发吧发吧,她们还不知道,tag里面发一条有关于不相信老板娘对老板忠贞程度的帖子,老板就会【哔——】老板娘一次。”

 

“是啊,老板别看平时八十公斤举铁,那装起委屈小媳妇来,啧啧……功力不比沈教授差劲啊。”

 

“就是啊……那小眼眶一红长睫毛一垂小嘴唇儿一抿,要命啊,难怪老板娘顶不住啊,是我我也顶不住……你们说怎么会有老板这么黑的人儿啊,明明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表面上还装得像黑芝麻馅汤圆儿。”

 

“‘小白,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网上这样的消息看多了,时常让我没有安全感,我们都一个月没见了……’”一个姐妹捂着心口,模仿着老板的语气,与形象格外违和地委屈垂眼,下一秒便翻了个白眼:

“我呸……你让他演!你让他接着演!那一个月没安全感还能怎么办呢……安慰呗,出卖色相安慰呗,以身相许呗。呵,男人的套路。”

 

“上次那假照片事件,让首页大型脱粉,按照一个脱粉帖子一次的话……我算算啊。”我拿出了计算器,粗略的算了一下,打了个寒战,“算好了,老板娘大概得做满老板整整十五年的暖床奴,自己不能挑姿势的那种。”

 

“这也太惨了。”我姐妹回忆了一下老板娘纤细的小腰,想了想老板的尺寸,不由得惴惴道:“要不……我们去私信几个妹子劝删一下吧,这样老板娘也太惨了。”

 

“算了别去了,谁知道屏幕那边什么属性,万一碰上神经病呢?惹你一身腥臊你不怕啊?”

 

“你们说这次脱粉的帖子能抵个多少年?”

 

“不知道……昨天到今天至少两三年是有了。按照老板那个鬼畜的计算方法,应该还能翻倍。”

 

“我赌二十年。”

 

“我赌……三十年。”

 

所以这就是我说为啥真的不要再在首页下面发脱粉宣言的帖子了啊,对你哥不好。

为啥就是没人信我呢?

惆怅。


【fin】


【一句话:写的都是假的,自由心证。

【总而言之,某铁蛋女士不会脱坑,某铁蛋女士还没有在自己的故事里不要脸的(啥。)搂到杨修贤的小腰摸到伯力的大胸rua我软fufu的白甜甜……

【那样的蛋生还有什么意义(破音————)

评论(32)

热度(563)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