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醉青蔷

我没事,我很好。感谢还在关心我的人,冬天过了就会回来。

【民国连载·迟瑞X牧歌】男妾(泼天狗血+黄暴介意者慎)【八】

【第八章的补档。

【最后还是用了传统的方法走微博,评论区里找石那个墨的链接,能不能看到随缘,如果在等的话刷到了请赶紧看,毕竟会不会再被屏不知道(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微博因为前段时间的风波换了名字,就是原来那个号,不必在意。

【最后补档不易,各位观众老爷且看且珍惜。


他带他回了暖阁。

花梨木的大门后仿佛是酒红色的软丝编织而成的温暖巢穴,熏风十丈而红尘温软,门廊里放着一盆罕见的莲瓣兰,那花瓣水晶翅膀似的,一摇一颤,如同长尾的蝶翼,香气被暖气一烘,软软地围上来扑着人脸面,开司米地毯绵软的绒毛长得水草一样,踩上去如同踩在了云朵上面。牧歌一脚深一脚浅地被迟瑞带了进去,就见迎面那桌子上摆满了玫瑰花,还有一个点缀着牛乳车厘子的蛋糕,奶油雪白而樱桃鲜红,娇艳欲滴,古铜色的烛台上是一排的蜡烛,一瓶扎着香槟色丝带的红酒,水晶杯在蜡烛的照映下焕着盈盈的光彩。

 

“喜欢吗?”

迟瑞问他。

他握着牧歌的手,小小的手可以被他握在掌心,这一路上他都握着牧歌的手。

“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牧歌心中一时五味陈杂。他隔了一会儿才点点头,轻声答:

“喜……喜欢的。”

 

若是十年前,他定然不知道该是怎样的欣喜。

何等欣喜?不必歉疚,无需羞愧,无需自惭形秽,不用提心吊胆——他心上的人费尽心思为他准备了惊喜,望他展颜。

何等欣喜。

 

只是无论如何,心境都不似当年。

那样单纯的快乐,不沾染任何污秽的爱意,不知道还能不能寻得回。

 

迟瑞望着他一双眼睛,那双在避着自己的眼睛,眼里的笑意也就慢慢的淡下去,将牧歌的手松开了。

他神色不变,只是将牧歌晾在了门厅,兀自划燃了一根洋火梗,一根一根仔细地点着烛台上的蜡烛,一丛一丛的小火苗渐渐的燃起来,落在他漆黑的眼底,像是要烧出一片的小森林,一滴融化的蜡泪就像是人滚烫的眼泪,从蜡身上缓缓的滑下来。

一排的蜡烛很快的被点完了,他又去扯红酒上的丝带——丝带绕在他手上,像是要跟他作对,无论如何解不开。他忽然就带上了莫名的怒气,忍无可忍的拽过牧歌的胳膊,扬手就将桌上的玫瑰花全都摔在了地上,他将他压在桌子上,恨恨的直视着他的一双眼睛。

 

“你有没有心?嗯?”

 

他们离得太近,近乎鼻尖相贴贴,他到了极处的时候,尾音压在喉咙里,带着颤音。

“你是在想什么的?嗯?敢不敢告诉我?……你是在想谁?”

迟瑞冷笑。

“我就是不让你去给他送终!怎么,你奈我何?你们多年情分……这会儿全想起来了是不是?”

 

牧歌有些错愕地眨了眨眼睛,思量了半晌他话里的意思,过了会儿才恍然——难怪他似乎记得今儿是什么日子,原是陈家父子出殡的日子。自迟瑞杀了这两人,这两人在他心里便彻底死了,不愿再想起,不曾想引得他误会。

 

牧歌当真有些委屈了,脱口道:

“我没……”

“行了!”

迟瑞焦躁地打断他,他动作如此强势霸道,却好似害怕从他口中得到什么答案,语气却近乎是色厉内荏的:

“我不想听。”

 

他不准他再开口,密密匝匝地吻下来,触到他柔软的舌尖便如同蛇一般辗转吸吮,记忆里的鲜甜温软、销魂蚀骨,全被勾了上来,他想起小的时候去天井里摘红萝花,抽出娇嫩的花心来吮在口中,也是这般,甜丝丝,又奶酥酥,那联想引得他不断的去掠夺他,掠夺他……怎么去占有他都是不够的——


【完整版请走这里】:男妾第八章的营养高汤


【宝贝们刷到了有条件就赶紧看吧,毕竟不知道它啥时候就会没。。。

【我太难了。

评论(245)

热度(752)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