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醉青蔷

我没事,我很好。感谢还在关心我的人,冬天过了就会回来。

【朱白】塔可和蜜糖(上)

【想不出符合节日氛围的梗的我就……单纯的更个甜饼?

【是自己私心里他们的恋爱故事yy的成分较多,不太关注娱乐圈可能好多事件的时间线都对不上,其实这本应该是个七夕的贺文的你们看塔可的这种老糖梗就能看出来现在别人都在更冰激凌,奈何我这个感人的手速只能赶上中元节~

【这对发糖频繁到仿佛是真的RPS真吃得我每天垂死病中惊坐起又垂死的,跟生吞鸦片膏子似的兴奋感觉真是——赤鸡!


《塔可和蜜糖》


肯德基这个金主爸爸,北宇一直觉得,属于所有金主里画风特别清奇的那一款。

这话说的不厚道。毕竟饮水还要思一下挖井人,生活不易,不愿做吃软饭的小白脸坚持要和他哥哥一起还房贷的三旬老汉北宇先生只敢在心里默默吐槽。

譬如说第一次代言的时候,非要他和他龙哥指着柚子鸡腿堡和藤椒鸡腿堡汉堡盒上那个大得闪瞎人眼的红心硬拗成兄弟情。

据说许多老实实诚的孩子真信了他的鬼话,拉着自己不明就里的兄弟去肯德基,吃到激动处挥舞着一颗颗闪瞎人眼完整红心舞成一片海洋,眼含热泪地合唱“一声兄弟,一生兄弟.......”那画面真的是闪瞎人眼的美丽。

在继这一波操作被许多人包括蒸煮吐槽明骚之后,肯德基这一次吸取教训,改为了暗媚的路线。

两人这次再次指鹿为马地兄弟营业,代言的是一款肯德基的新品塔可,包装盒是个类似仿可丽饼的油纸,没有花纹写满了英文字母,有点复古的情趣,没什么好做文章的。

只是这次那群小女孩们更疯狂,据说甚至带动了家门口宜家的生意,城市便携帐篷卖到脱销,整个上海以肯德基为据点扩散开去,一个个像极了暴乱现场。

 

自叹天真的北老师看了微博留言才知道——机关暗藏在店销的塔可盒子下面。

揭开小小的夹层可以随机得到一张他或他龙哥的角色贴纸:譬如他的韩沉、章远、曹光;他龙哥的花无谢、傅红雪、冯豆子……其中比较稀有的是沈巍和赵云澜两个角色的贴纸,贴纸呈半心形,如果凑齐一对沈巍和赵云澜凑成一颗完整的心,就可以解锁肯德基七夕期间限定免费树莓巴菲一个。

有人在微博上晒过,北宇看了看,那巴菲的确做得够少女心够诱人,造型走心水果给的实在,算是肯德基近几年过于虐心的甜品中的一股清流。

这是个隐形的福利,没有写在官博里,甚至连发博的人都抖机灵,只说是‘店里小姐姐觉得我长得可爱免费赠送的甜品’,身为代言人的他和居一龙更是不知情,完全官方暗箱隐藏操作,差点儿没骚断北宇的腿。

北宇如今深深的怀疑他的金主爸爸大概是和镇魂官方有勾结。

于是北老师拿个小号皮了一下空降自己的粉丝群,虽然五秒之后粉丝就又不顾他的面子的将他踢出来了,但还是知道了点儿内幕——此次给肯德基官方活动提供策划的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镇魂女鬼大神。

那就怪不得了。

北老师皮这一下很开心。

 

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和他龙哥被官方卖了的北宇先生并没有生气,甚至还有点莫名的高兴。

毕竟每次看着官方暗戳戳的骚操作给他和他哥哥的绑定再加一道锁,给那些网络上被称为“女鬼”的一直喜欢他们支持他们的小可爱发发糖,看她们在微博上嗷嗷叫得万鬼同哭,就仿佛添了某种自己未竞的勇气。

 

肯德基算是他和居一龙的老金主了,也一直对他俩很厚道,给代言费从不拖泥带水,也并没有代言了肯德基就不准去吃麦当劳之类的奇葩要求。虽说上校爷爷有的时候会这样皮一下,让他有惊无险地揪个心。

就是这样的操作,早年的时候也会被他和龙哥的女友粉酸溜溜的吐槽,最猖獗的时候甚至直直地怼到了微博官方,只不过那群人,呃不,那群微博账号,最后都被肯德基爸爸修理的很惨、很惨。

事实证明,纵然你现在从大哥大用上了果7,你爸爸依然是你爸爸,上校爷爷我笑得一脸慈祥那是我面善,你真把我当Hello Kitty?

 

“哥哥们会好好的吧?以后都会好好的吧?”

北宇修长的手指抚了一下屏幕,在这条评论上停了几秒。

是啊。

我们会好好的。

 

他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

说真的,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很想亲自下场回复下这些一直喜欢和支持他和他家哥哥cp的可爱小粉丝们,用自己官方微博的大号,就像一次寻常的翻牌。

告诉那些关心喜爱他们的人我们很好,谢谢你们的祝福,我们会白头偕老。

可他说到底也只敢想想而已,不为他们自己考虑也要为两人的工作室考虑,这些年彼此身边的人为了扭转他们的正面形象费了不少努力,他总不能为了自己心血来潮一时快意,让李婵姐自挂东南枝。

所以只敢躲在金主爸爸的庇荫里,小小的、偷偷地窃喜。

在圈内好友费心制造的公开场合或者机会,看着镁光灯下损友前辈或掩喻或暧昧的眼神下,面上嫌弃心里感激,轻轻说出心里的那个答案,引得台下女鬼尖叫声如浪潮。

 

其实你们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旁人窥见到的浪漫也不过万分之一。

他们曾在双子塔的光辉下接吻,在上海一间狭窄的纯为怀旧用的复古电话亭装饰里。

龙哥穿着饰演沈巍的时候穿的米色风衣,本身就是他自己带进剧组的私服,将他的肩线衬得磊落,发稍间缀满不知是细小的雨丝还是融合了的霜雾,手指插在其间激起细小的微凉,不一会儿便变得暧昧濡湿而温热;而他穿着一件近红的夹克,玻璃上倒映他们的身影在灯光与浮动的烟丝中融抱在一起,在漫天盛放的烟花与粉丝长街的歌声里,做一对偷吻的情儿,却比任何一对能光明正大站在阳光下的情侣都要盛大。

那时候他们躲在人群中狂欢,静默欣喜,眼中却只有彼此,北宇笑的打跌在他龙哥的肩线上,没人知道他有放声一哭的冲动。

此生有这一刻似乎已经圆满值得,是你能给予我最盛大的浪漫,此后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我偷来的。

 

居一龙那样精致的人,有一件宽大到傻气的绿色格子衬衣。

原本是纯棉的衬衣,这些年不仔细穿出了毛边儿宽大了不知多少,然而套在身上意外的舒服,就是谁家都有的任何一件陪伴你多年但是你不舍得扔又不能穿出去见人的旧衣服,明明被洗的走形又邋遢,可是套上做个半被半外套的搭伙就是以外的合适。

他们不知道阴云和雨幕之下他龙哥里面套一件轻薄的白衬衫或者背心坐在背雨背光的地方,陷在柔软浅灰的沙发里看书,那样居家的一副姿态,就是被他做的如电影油画里的一帧镜头一般的漂亮,宛如一棵亭亭翠翠的青竹。

周末下雨的夜晚不能出去浪或是约会,两人就坐在客厅里听着雨声包裹着柔雾的声音,用家庭影院看电影,抱着一堆零食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闲聊天。虽然最后大多是北宇找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他龙哥怀里睡着,然后被居一龙盖上那件绿色的衬衫卷成一个毛茸茸绿色的大卷儿搁在肩上。

心烦的时候,他们也会抽烟。

那些烟雾都有自己的生命,有自己纤细的骨骼和飘逸的魂灵,如花朵一样缠绵的吻着沙发的脚;他们的公寓玄关有个巨大的玻璃瓶子,是在他们选家具的时候赠送的,也不拘着放什么,有时候放上一把谁粉丝送的时令鲜花,有时候放院子里捡起的五角枫,吃完的费列罗巧克力金色的糖纸会在阳光下漾出糖色的波浪。

 

如果可以。

如果可以,今生还是想要一个机会,可以堂堂正正地说出你姓名,然后倾诉爱意。

不是提前写好的剧本,也不是在台下就已经知道的梗,不用披着商业营销的外皮——有可能做到吗?

在长沙的时候何老师笑着调侃他:“你这辈子有可能不提你龙哥的名字吗?你能做到吗?”

——不能。

 

正在想这些的时候门外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来人大口罩鸭舌帽捂得严严实实活像入室抢劫,正是这房子的另一合法户主居一龙。他进门将两个超大号的购物袋放到了北宇眼前的茶几上,发出“咚”的一声沉闷的响声,活像里面坠了沉沉的铅头。

北宇被吓了一跳。他一激动就口胡,原来是家乡话,如今不知被谁带跑偏带上点儿东北口音。

“不是哥这咋的你搬砖去了?”

北宇一脸的痛心疾首:“哥咱家里没这么缺钱吧?缺钱你跟我说我养你啊,再缺钱咱也不能搬砖去……”

“……优惠券。”

居一龙有点喘,他剧烈运动至后脑子里就会缺氧,一缺氧说话就会比平时还简洁,两人心有灵犀多年,让北老师一点儿理解障碍都没有,鸭子似得伸了脖子往兜子里看了下——确实是优惠券,肯德基极有标志性的鲜红鲜红的优惠券,垒得跟砖头那么厚,满满的盛了两个大的夸张的购物袋

金主爸爸似乎是为了补偿这一次活动的先斩后奏,给他和居一龙送上了估计能在肯德基吃上一辈子的优惠券。

北宇觉得这样也挺好,譬如哪一天他俩不慎破产了,没准儿能靠着金主爸爸的塔可充饥,也还是不错的待遇。

 

超级塔可和七夕那个骚操作的芭菲活动是统一在明天发行的。

照理讲身为代言人,做完广告结了代言费,商品实际的销量和他们也就没什么关系了。超级塔可发售的这一天,北宇心血来潮,想带他龙哥去肯德基转转。

问他问什么,就笑咪咪的像只仓鼠,是说想看看微博上传说中人山人海彩旗飘扬,厕所门口打地铺,凌晨五点换三场的盛况。

居一龙没什么意见,其实只要不涉及分不分手、他的身体和一夜几次三大原则问题,他基本上都没有意见,默不作声地拿出来助理给他准备的化妆包上手给北宇画了个简易的淡妆。

明星其实都多少会画些作易容用的简易淡妆,人的五官组合本就有一定的规律,或浓或淡都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化妆和素颜就是完全不同的效果,稍加掩饰便不会轻易被人认出来。

 

执着眉笔在他熟悉的五官上,削细了长眉扁平了眼廓,将直挺的鼻梁藏入到五官里,仿佛要和柔软的脸颊连长在一起……

北宇的五官看起来硬朗,线条锋锐英俊,在饰演赵云澜的时候,是在微博上被粉丝称为典型的“痞帅、糙帅”的汉子面相,可捧在手里的时候才知道其实触感十分的柔软,尤其是嘴唇,口鼻下颌的线条软得引人,还带点儿孩子似的稚嫩,化妆棉落在上面时,会怕痒似的笑出声。

笑得居一龙,指尖,心里,不知道哪个地方在发颤,水草似的绵,软成一片。

是谁曾经说过,年纪越大,就越难迷恋上一人。

因为自我系统越来越完善,很难在其他人身上找到梦想的寄托。

 

“龙哥,你怎么不动了?”

脸上那种痒痒软软的触感许久没了动静,北宇睁开眼睛,眼睫破开凝在他脸上的一汪日光,夏日午后的阳光清凉如薄荷蜂蜜水,长空如在跳曜,将人镶裹其中。

只有当对方像一个梦想一般存在时,才会再次沉迷至不可自拔。

他龙哥执着眉笔悬在半空许久不曾落下,那双沁着夜色与雾气似的桃花眼正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他看那双眼中自己的倒影,是一团燃烧的光。

粉丝口中那双眼贮满星辰,而如今有了他。

居一龙放开他的下巴,说我有心把你的胡子剃了,可是估计你不让。

然后不太自在的背过身,给自己倒了杯水。

北宇也为了搅散空气中的什么似的,夸张的捂着嘴跌在床上乱蹬,说放过我的玫瑰花刺吧,你们干嘛一个两个都盯着我的玫瑰花刺……

两人都有些不自在。明明就什么都没做,可就是无端的把气氛搞得暧昧。

可又没浓烈到枪需要迫不及待的干一炮的地步。

 

北宇怕把妆蹭花,难得老实得坐沙发上等他龙哥乔装,盯着他的背影傻笑,笑得像朵刚浇了水的太阳花儿。

自从两人重新在一起之后,他就莫名的想带居一龙出去,尤其是阳光晴好的日子。

其实不需做什么拥抱接吻出格的事。

只是在阳光下手牵着手散个步,或者模仿沈巍赵云澜,在公园的长椅上安静的并肩坐一会儿。

北宇老师为了找个适当的理由可谓费尽了心机。

譬如楼下月季花坛莫名的开出了一株芍药花;譬如刘大妈家的母猫生了第十三窝仔;譬如农贸市场找回了鹅丢了鸭……

他找的理由越来越奇葩,到最后难得清闲的周末大中午十二点,北宇同志站在阳光房里说咱家的光线太暗,我看不见你

楼下肯德基超级塔克新品发售,多好的理由,北宇老师觉得自己不该错过。

他自己也觉出自己某些心态的变化,刚和居一龙在一起的时候,他真的是生怕让人看见。

有一段时间,原本采访的时候提起他龙哥就笑的跟朵灿烂的小太阳似的滔滔不绝的小男孩,提起他都要小心翼翼,怕说错了一句话给两人惹上无端的麻烦。

 

如今年纪越大,真是越活越回去,他想自己现在,应该是生出了无数谈恋爱时小姑娘的心态,想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哥哥是他男朋友。

只要知道就可以,不需要全部认同。

北宇今年也快要三十岁了,快到他龙哥当年和他告白的年纪,实在是不想再去围着全世界讨好,实在是太累,为此伤害了自己心爱的人就更不值得。

 

居一龙的背影空灵、清瘦,阳光落在在他面前弯下的腰身,如同念着一句白日依山尽的诗文。

他看着他龙哥化好妆,又拿出来一系列墨镜口罩,把自己捣鼓成淘地雷的,这套显然会被警方盘问的危险装备是他龙哥的出门标配。可是他今日忽然就生了一股冲动,上前一把将居一龙的墨镜摘了下来。

居一龙转过头来,那双带着水雾的桃花眼带着些诧异的情绪,仿佛会说话。北宇心中莫名的翻涌着些许酸涩腻味的情绪,啄了一下他玉色的眉心。

“别带了。”

他轻抚着居一龙的面颊侧面,欣赏似的专注看了半晌,蓦然一笑:

“我龙哥的眼睛这么漂亮,遮上多可惜。”

居一龙静静地望他,眼里有湿润的星辰,仿佛懂了什么,有仿佛是全然的信任,半晌眼睛微微一弯。

“不怕人看见?”

“看见又怎么样,反正他们也都知道了。”小孩儿有些赌气似的把口罩从自己脸上拽下来,对镜抚着自己的玫瑰花刺,玫瑰花刺果然是勇气源泉,他面上的神情渐渐的就嘚瑟起来:

“爷们儿这张帅脸,还怕别人看?”

居一龙的眼睛更弯了,眼尾坠成秀丽的线,粉唇微翘,北宇便知道他龙哥这是笑了,万物草长莺飞的笑,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古代的昏君愿意为了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

有这一笑他还怕被人拿眼神戳脊梁骨?天上下真刀子他都不怕。

正当北宇沉浸在他龙哥万物生光的笑容里晕晕乎乎的时候,居一龙俯身蜻蜓点水般吻了下他的唇,又悄地把口罩给他戴上了。

“还是带上吧,空气不好,有风沙。”

北宇有些郁结,觉得他龙哥这一番举动跟家长给自家小孩儿喂苦药似的。

 

小区路边的砖缝里长出来了阿罗汉草,顶着毛茸茸的小球儿,温柔的蓝天和大朵大朵的白云就像是绣上去的。

天气很好,就像拍沈巍对赵云澜说“我想念这里的阳光”那天一样好。

好像曾经是谁说过他们永远都无法站在阳光之下。

曾经他以为那是最恶毒的诅咒,于是便生无妄恐慌。

他的哥哥周身清澈身披一身月光,朗月清风身不染尘,这样的人怎能一辈子陷在不能见光的深沼里。

北宇微微扬起头,呼吸着空中的花香,心想,怎么就不能站了。

他们现在可不就站在阳光之下么。

倒是说这话的人如今也还蜷缩在网络阴暗的角落里,连姓甚名谁都不清楚,只留个模糊狰狞的面目。

北宇心中真实的觉得自己曾经被这样的人的言论所左右,甚至差一点就放开了自己面前这个人再也抓不住,十分的幼稚,幼稚得让人有些个后怕。

 

肯德基和两人合租的公寓只隔了一条街,冷气开了十足。

北宇坐在肯德基的二楼,带着当年的那顶渔夫帽,如同当年在机场一样,幸灾乐祸地看着他龙哥在一帮疯球的小女生里不知所措,一边儿抖腿偷笑,得意到五官模糊。

事实证明微博上的形容名副其实,程度还形容的有些轻了——肯德基甫一开门涌进来的人潮就汹涌如潮水,都是些看上去瘦弱实则战斗力十足的小姑娘。他和他龙哥在店外被门口黑压压的铺盖卷吓到犹豫要不要进店的时候,就已经被推搡挟裹着挤了进来,算是生动体验了一把北京早高峰地铁的感受。

乘风地铁有时尽,破浪女鬼无绝期。

居老师化妆技术太过优秀。几个妹子性子比较急对着他龙哥雪白雪白的背影扯着嗓子喊:

“大哥你能不能不挡道啊,我们凌晨三点就开始排队了抢不着我们哥哥的海报你负责吗?”

 

“......你们几点?”

被挤得晕晕乎乎的居老师挑出重点问了一句。

 

“三点!”妹子见他身前有空位,毫不脸红的见缝插针笔走游龙。

那个其实大家不需要花这么多时间在我身上的,其实多看看电视看看居一龙最近演了什么新剧就可以了,一群小女孩大晚上三点不回家多危险,我就普通好看居一龙……

错误的认识了自己人气的居一龙老师对粉丝苦口婆心的劝告淹没在抢海报的喧嚣当中。

 

“龙哥你把口罩摘下来试试。”

北宇笑成眯眯眼地看着自己的男人铩羽而归,翘着一双小长腿在那儿抖啊抖十分得瑟,这熊孩子竟真的一脸的跃跃欲试。

“行了吧你,摘了口罩咱俩今天一个都别想逃出去。”

 

抢上塔可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连帕尼尼都抢不到。

北宇想起来微博上最近流传这一句话,是肯德基多年的老粉纯属为了上校爷爷不为追星而来吃肯德基的说的——宁在地狱与天王老子争高下,不在肯德基与女鬼论高低。

以此警戒后世同胞看清眉眼高低。

没抢上自己代言的塔可的居先生和北先生十分服气,不敢争锋,于是俩人怂怂的找了个僻静的角落,退而求其次地点了个巧克力圣代,一个圣代两把勺的分食。

北先生笑得十分嘚瑟,头顶上的小揪揪像是被浇了水马上就要开花儿;倒是居一龙先生有点儿愧疚,把圣代里有巧克力酱的部分全都让给了北先生,仿佛没宠好小娇妻的丈夫。

他到底还是没能没从女鬼手里抢来塔可,是不是很无能的男人。

北先生看他满面愧色,不知怎么的笑得更欢了,嘴上却还要故意逗他:

“其实那塔可不塔可的无所谓,我在代言的时候就吃腻了……可是微博上那树莓芭菲看着挺好吃的,真想试试啊。”

“那……那怎么办,要不然我再去试试?”

居先生话音未落,就听得楼下又有人集齐了一对沈巍和赵云澜兑换出了美美的免费树莓芭菲,楼下女鬼们的尖叫近乎掀翻屋顶,居先生在二楼隔着栏杆瞄了眼楼下,心里有点儿打怵,转过头来却被满满一勺冰激凌喂了满口的甜蜜冰凉。

北先生满面深情嗓音温柔:“龙哥,我不会真的让你去和女鬼们争锋的——我年纪轻轻,不想守寡。。”

冰激凌快要化了,北先生还趴桌子上看着居先生嗤嗤地傻笑。

笑什么?

没有啊。

笑眼前这一幕让他想起了长沙的机场。

北先生那时候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红了,错误地预估了自己的人气,北先生多年一直被公司放养他也乐得自在,带助理他还嫌麻烦,于是一如往常渔夫帽行李箱一身短打孤身一人就敢闯机场。

结果不出意外地差点儿被挤成芒果酱。

被人喜欢当然是件好事,被当作偶像围起来感觉也不是那么赖的,北小孩儿看着眼前狂热的近乎要扑到他身上来的小姑娘,内心默念不方不方。

把他解救出来的是龙哥身边的经纪人李婵的一句“龙哥让我来接你,一起走吧。”然后他才在一片吵吵嚷嚷令人头晕目眩的喧嚣中听见人间的声音,然后万物空明。

那人在机场的门口斜靠着门等他,姿势跟80年代的少女漫画似的,他身后机场落地的舷窗蔚然千光落于他身侧,被口罩遮住的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有点不自在的看着他,轻声说了一句走吧。

根正苗红正当潮流的90年男青年北宇先生本该嫌弃他——英雄救美?多俗气的桥段。

可惜他偏生就吃这一套。怎么办呢?心里没出息的暖了一下。

 

其实身为代言人的他们完全不用这么麻烦。

走公司程序和助理说一声十箱二十箱超级塔可都可以买来,而且还是免费的。

可是那样就没有意思了啊,北小孩儿用勺子够一点点冰激凌的奶油尖儿。

像这样寻常的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一起出来,一起来肯德基,一起排了许久的队站到脚酸,一起被万鬼同哭的盛况惊掉下巴,然后不出意外的在这样的日子里抢不到想买的塔可,于是将就下,换冰激凌。

这样像什么呢。

勺子在冰激凌的塑料碗里打了个璇儿,有巧克力的香浓诱人。

是了,像夫妻。俗世里的,寻常夫妻。

 

一个微信故事。

说老王家养了一条鱼,老王视若珍宝十分爱惜,有一天鱼死了,老王哭得很伤心,决定要把心爱的鱼火葬,然后把骨灰洒向大海让它回到家乡,没想到越烤越香,越烤越香——然后老王扇着扇着,就拿来了啤酒。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啊,有的时候走着走着就忘了初衷。

就譬如说居一龙老师这一天沐浴净身后发梢上滴着水出来,就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难得脊梁直挺的北先生,衬着远方大片翻卷的火烧云面容隐晦,望着他严肃的发出灵魂深处的质问:

“龙哥,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吗?”

居一龙老师玲珑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凭着男性本能的知觉感到一种扑面而来送命题的氛围。

他和他家小白交往近三年,分手复合也近两年,他们情投意合心有灵犀,他自问也还算温柔体贴,北先生那么纯洁善良善解人意……这题答错,应该不会没命,的吧?

 

北先生本是一个人在沙发上刷微博。

先是刷了他自己的微博,照例翻牌了几个发言看起来正常的,看着那几个祝福他和他哥哥的,按捺了会儿没有回,微微叹息,然后看了看两个工作室的微博,暗戳戳地关注了下微博上居北北居同人话题的微博,翻了下lofter看到几篇小姑娘写的尺度不那么大的七夕贺文,然后看到评论里一本正经情感节目专家口吻的科普党和历史发糖党,最后莫名的就看起了一个感情科普主题的微信公众号,就看到一篇“男人爱你的三十个表征”。

说真的,有个手机在手家里wifi信号强,特别容易跑偏,不信你自己试试。

三十个表征当中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记得你们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

恋爱中的二傻子智商为负,再加上眼前人肌骨生香白里透红,桃花秀目水汽氤氲,活脱脱一幅“性感神仙在线出浴”直了北老师的眼,头壳坏掉脱口而出。


【TBC】



【文中的这个福利是我瞎编的应该不会有人去尝试吧。

【就……无聊到琐碎的一些日常。

评论(29)

热度(46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